Go to contents

THE DONG-A ILBO Logo

輪椅冰壺選手們的故事

Posted March. 13, 2018 08:09   

Updated March. 13, 2018 08:09

한국어

1993年的某一天早晨。在電氣公司上班的22歲青年徐順錫(47歲,音)騎著摩托車踏上了上班之路。正在等待信號的他聽到“哐”的一聲,身體就在空中飄了起來。從後面撞上摩托車的車輛逃逸了。目擊事故的人把徐順錫搬到出租車內並送往了醫院。在不是救護車的出租車上不穩定地坐著的徐順錫的脊髓被嚴重擠壓,之後就無法用雙腿走路了。

 他曾在中學時期擔任過棒球選手,運動神經非常突出。出院後,他想著無論以什麽方式都要再次重返人世。雖然他獲得了網絡技術資格證,准備就業,但每次都落榜。陷入抑郁症的他對弟弟徐賢周(46歲)說道。“我還很年輕。但是,成爲殘疾人的我再也無法被這個世界所接受。”

 徐順錫說:“我想與人們見面對話,進行合作,感受到‘我們也可以做到’的成就感。”這一願望在他2009年11月接觸到輪椅冰壺之後實現了。通過所有人都必須團結一心的冰壺找回了生命的意義。消失的自信和熱情也重新回來了。他坐著輪椅,每天在操場上跑5公裏,最後還佩戴上太極標志,成爲了國家隊選手。

 自己那麽想要與人溝通。而且,比任何人都了解溝通力量的徐順錫,憑借著這樣的經驗,正帶領韓國輪椅冰壺代表隊。12日,在江陵冰壺中心舉行的平昌冬殘奧會輪椅冰壺比賽中,隊長徐順錫領銜的韓國隊以7比5擊敗加拿大,取得了預賽4連勝。加拿大是瞄准冬殘奧會該項目四連冠的強隊。韓國隊主教練白鍾哲表示:“如果(在預賽11場比賽中)取得7勝,就應該可以晉級四強。”

 帶領讓人聯想到平昌冬季奧運會時韓國女子冰壺的韓國輪椅冰壺的上升趨勢的徐順錫,充分利用作戰時間(每組38分鍾),與隊友們進行多對話,並建立作戰計劃。這在完全依賴于隊長的判斷的其他球隊中是根本看不到的。徐順錫表示:“代表隊組成還不到10個月,我們還互相打過仗。但是接受位置和由此帶來的對話法教育,並努力使球隊融合成一個團體。

 冰壺運動,一般而言隊長都會投最後第7、8個冰壺,但徐順錫在投壺順序做出了讓步,讓比自己投壺成功率較高的第二順位投壺手車載寬(46歲)最後來投。相反,他在投完第3、4個壺後,集中在作戰構思上。徐順錫說:“若想贏得勝利,應該抛棄欲望。載寬做得很好,非常感謝他。”

 在當天與加拿大的比賽中,徐順錫在第8回合元車載寬的第7次投壺之前說,“這個一定要成功哦,你知道我相信你的。”車載寬回答表示,“我會擔負起責任!” 車載寬投出的冰壺將對方的2只冰壺擊出了壘圈之外。認爲無法逆轉的加拿大宣布認輸。車載寬表示:“徐順錫的話總會給人力量,作爲最後的投壺手我獲得了自信。”

 徐順錫在比賽中投出好的擊打也不會輕易笑。他說:“在比賽結束之外試圖一直保持撲克臉”。這樣的他在比賽中也有燦爛微笑的時候。這是在他向來到賽場爲自己加油的妻子柳英恩(46歲)和弟弟賢周揮手的時候。柳某是聽覺障礙1級,需要佩戴助聽器才能聽到丈夫的聲音。徐順錫表示:“妻子經常對我說‘按照平時練的發揮就行了。只要努力就會有好的結果’。家人的支持讓我度過了艱難的時期,他們給了我很大的勇氣。”


鄭允喆 trigger@dong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