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contents

THE DONG-A ILBO Logo

“北韓發掘‘檀君陵’之後,灌輸韓民族始於檀君的單壹民族觀念”

“北韓發掘‘檀君陵’之後,灌輸韓民族始於檀君的單壹民族觀念”

Posted May. 16, 2018 08:10   

Updated May. 16, 2018 08:10

한국어

“隨著南北韓關系急速發展,共同發掘和研究文物的計劃如同雨後春筍般地不斷湧現。但如果像現在這樣眾口難防的話,只會是給北韓方面提供研究費名義的現金,很難取得成果。”

曾在2001年至2014年期間作為支石墓專家10多次訪問北韓、從事支石墓和古朝鮮調查的世宗大學歷史學科教授河文植(音譯,58歲),對最近升溫的南北歷史研究交流發出了逆耳忠言。

據河文植14日透露,朝鮮社會科學院下屬的朝鮮歷史學學會和朝鮮考古學研究所對韓國學者發出了邀請。但是,在韓國希望進行共同研究的歷史相關機構、學術團體卻數不勝數。北韓方面就研究挖掘的這壹主題,以“能出多少錢”的方式,選擇能夠多出資金的地方,擡高了事業費。河文植解釋說,決定成敗的是“交給北方的現金數額”。據說,物品方面,北韓最喜歡的是“筆記本電腦”。

因此,河文植指出,如果想取得為南北學術交流作出貢獻的成果,就需要對韓國學者的要求也進行“整理”。他強調:“韓國成立工作組,打造出指揮塔,才能在共同挖掘和研究有關的談判中不北韓朝鮮擺布。”

他以南北共同發掘的模範事例——開城滿月臺發掘工作為例指出,應該回顧壹下韓方取得了什麽成果。他說:“曾經有人提議把在滿月臺挖出的高麗遺物在平昌冬奧會期間進行展覽,但最終告吹。我們在人力和發掘、研究費用方面做出了巨大貢獻,但有關展覽的要求沒有得到反映。”

南方今年1月曾提議,在南方展示南北共同發掘的世界最古老的金屬活字等文物。但北方卻以時間緊迫、程序復雜為由表示拒絕。結果,在此次展示會上,北韓的文物只展示了照片。

河文植還指出,應該仔細檢查此前進行的南北合作事業的成果。“不是通過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援助了北韓的文物保護嗎?相關設備也送到了,但據我所知,連數據都沒有提供。另外壹項事業也連像樣的研究中期報告都沒有。既然投入了人力和資源,難道不應該有報告進展情況如何的文件嗎?”

此外,河文植還強調了防止北韓損害支石墓和古朝鮮遺跡的對策。據悉,北韓學界由於缺少挖出支石墓蓋石的裝備和預算,出現了直接挖土進行發挖的傾向。也就是說,這壹過程存在遺跡受到損毀的可能。


趙鍾燁 jjj@dong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