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contents

THE DONG-A ILBO Logo

文益煥先生的熱烈的人生通過詩綻放出來

Posted May. 26, 2018 07:42   

Updated May. 26, 2018 07:42

한국어

牧師、民主化運動家、統一運動家。以上這些是對暮春文益煥先生(1918 ~ 1994年,照片)的修飾語。另外還有一個修飾語。他還是一位詩人。下個月1日是故人誕辰100周年的日子。爲紀念這一特別的日子,從《記憶猶新的一天》、《祈夢之心》、《兩個天空,一片天空》等5冊詩集和發表在報紙、雜志上的詩中,選出了70篇詩。這些詩原封不動地展示了故人的人生。 

 作爲尹東柱詩人至親好友的故人曾用詩(《東柱呀》)傾訴了對“29歲就早早離開人世的”好友的情真意切的友情,“如果連你也老去的話,看著這片土地上的花瓣們/人,就會燃燒青春嗎……你要以永遠的青春,一直活在我們的血脈之中”。爲了在像刀口一樣的現實生活中生存,在工廠工作的同時,看著飛奔的女性,感到非常心痛(《我無處可退》)、像用洪亮的聲音號令人類生活和民主化一樣進行祈禱(《全泰一》)。在渴望統一的《不是夢話的夢話》中,他大聲高喊,“我主張認爲,在這片土地上,造就今天這樣的曆史,是用語言和身體拒絕分裂的事情。大聲喊如果沒有停戰線這件事,拿出去首爾站或釜山、光州站的火車票。”

 我們還可以在這些詩中確認平凡的兒子和家長的樣子。看著母親,吟唱著“一想到您,就會止不住淚眼汪汪。”(《母親4》),看著妻子和孩子們,感謝您賦予比自己的人生更珍貴的贈品(《贈品》)。 

 在故人76年的一生中,先後6次入獄,在監獄裏共度過11年零2個月的故人,通過信任堅持了下來。“淩晨在窗邊看到我和晨星時,你的眼睛也會變得明亮。”(《您總是在我身後》)實踐信念,沒有什麽可怕的,但望向人們的視線卻很溫暖。欣然順應時代的要求熱烈地活著的故人的痕迹,通過詩綻放出來。


孫曉林 aryssong@dong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