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contents

THE DONG-A ILBO Logo

在野黨:“給怪物免罪符的判決令人遺憾”……執政黨保持沈默

在野黨:“給怪物免罪符的判決令人遺憾”……執政黨保持沈默

Posted August. 15, 2018 07:26   

Updated August. 15, 2018 07:26

한국어

“這難道不是威力的力量嗎?”“安熙正道歉!”

上午11時10分,涉嫌對隨行秘書實施性暴力的前忠清南道知事安熙正(53歲)在壹審判決中被判無罪。當他在首爾西部地方法院壹層大廳露面時,“安熙正性暴力事件共同對策委員會”(對策委)所屬的女性們朝著他發出了高喊。安熙正對記者們只留下了壹句“很羞愧,對不起”,走出了正門。

安熙正的性暴力嫌疑被判無罪後,其前隨行秘書金智恩(33歲,音譯)立即通過對策委發表了立場聲明。金某當天出席了壹審判決,但隨後並沒有出現在記者們面前。張允貞律師代替金智恩宣讀了關於本次判決的立場聲明。

金智恩在聲明中說,“度過害怕、黑暗、寒冷的長夜,來到了這裏。恐懼過,也害怕過。對於被告人沒有反省的態度,我感到極其痛苦和難過”,表達了自己在審判過程中的感受。

金智恩還指出了法庭在裁判過程中的不當言行。她說:“法庭上談論了被害者應有的形象和貞潔,”稱這壹判決是“是早已預告的結果”。她還表示,“我不會因此這壹判決而倒下”,“我會堅強地活下去,將用法律來證明安熙正的罪行。懇切拜托大家,請和我壹起走到底,”表達了上訴的決心。

對策委在隨後舉行的記者會上,繼續對法院的這壹判決進行了反駁。韓國性暴力咨詢所副所長金惠貞(音譯)稱,“(法庭)將司法部的責任推卸給了立法部”,駁斥了法庭認為在現行法律下難以處罰被告行為的判斷。另外,對於判決書中“雖然被告有威力,但不能認定行使了威力”的內容,對策委聲稱,“受害者失去了工作,在被歪曲的事實中生活了5個月”,“加害者的威力是持續的”。

律師鄭惠善(音譯)也指出:“法院對合理的懷疑也沒有做出合理的判決,而是不加考慮地依靠法庭主義和無罪推定作出了判斷”,“這與最近放寬強制性強奸罪條件的動向背道而馳。”對策委還要求立即向檢察機關上訴,並表明了不僅要上訴、而且要抗爭直至大法院的想法。

婦女界看待此次無罪判決的看法各不相同。韓國女性兒童人權中心代表律師李明淑(音譯)表示:“如何解釋關於地位和權力作用的範圍,是問題所在”,“與殘疾人等不同,(相關法律)對成人女性的適用範圍較窄。雖然法庭表示要用立法來解決,但這壹部分應該改變判例”,對判決表示遺憾。

也有人指出,這是過渡期的判決。大韓法務救助公團律師申珍熙(音譯)表示:“在對受害者有利的證據不多的情況下,法庭似乎作出了嚴格的判斷。這說明了法庭必須在現行法律體系下判決的局限性。”

相反,也有人認為判決是合理的。大韓律師協會律師盧英姬(音譯)表示,“金智恩方面關於安前知事犯罪事實的證據不足,有壹些地方可以認為存在相互矛盾、可信度低的問題,”認為應該尊重法院忠實於法律的判斷。

今年初經歷了性暴力揭底的演藝界、文壇大體上表示擔憂。2月揭露文壇性暴力事實的詩人崔英美(音譯)表示:“我也受到了沖擊。希望今天的判決不要對包括我在內的其他‘Metoo’事件產生影響。”文學評論家金明仁(音譯)也表示:“雖然不知道司法部的判決是否是原則性地遵照法律,但很難說是轉向性或者順應時代的判斷。文壇上繼續在發生損害名譽或反沖、二次加害的事情,”對判決表示遺憾。

戲劇界的Metoo受害者A某表示:“非常難過。擔心鼓起勇氣告發權利型性暴力的人是否會更加猶豫”,“擔心權力型Metoo事件會因為權力而被撫平沈沒。”


金自賢記者 zion37@dong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