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contents

THE DONG-A ILBO Logo

南北關系,任鐘皙不應出面

Posted September. 14, 2018 07:25   

Updated September. 14, 2018 07:25

한국어

不可思議。“特使團將再次前往平壤。我們迫切需要自己提出條件和狀況……”這是總統秘書室長任鐘皙3日在臉書上發布的文章。這並不是偶爾出現的輕飄飄的想法和感想。雖然他擔任著“板門店宣言履行促進委員長”,但總讓人覺得有點不舒服。

任室長發帖,是在特使團訪問北韓前兩天、特使名單公布的第二天。因此不知為什麽,從中可以讀出他對自己不能去平壤的遺憾。當時有傳聞稱,有過派他代替國家安保室長鄭義溶擔任首席特使的方案。今年2月金與正訪問首爾時,他主持了歡送晚宴,在4·27板門店會談時也是金與正的對手。對他來說,有理由有些想法。

然後,8天以後的11日,又突如奇來了。他在臉譜上針對拒絕總統邀請同行前往平壤的國會議長團和在野黨代表們寫道:“請展現出不是老男孩的花樣爺爺的面貌。”雖說是呼籲,但讀來不是其味。充滿了憤怒的失望感。還表現出了要取得成果的急躁癥。

他強調“中堅力量”說:“我很早就涉足了制度圈政治。”事實上,在他第壹次當選國會議員時期,他是壹名只要前輩中堅議員傳喚就會深夜趕至酒席的好脾氣少壯派。就這樣,他再次當選國會議員並擔任首爾市副市長、成為現實政治家後,欲望卻非常強烈,做事也不熟練。就連30年前他的樣子也變得飄飄乎乎。

前大協議長任鐘皙壹出現在集會上,數千名和數萬名學生全體起立,並大聲歌唱全大協進軍曲“救國的鋼鐵隊伍,全大協!”人氣不亞於大眾明星。警察包圍網縮小後,數百名學生圍繞他與警察展開攻防戰,數十名“假任鐘皙”高喊“我是任鐘皙”,幫助他逃離。(樸贊洙《NL現代史》)

脫北者稱,當時他的名字在北韓也膾炙人口。與全大協派往出席平壤慶典的林秀卿壹樣,他被稱為“與法西斯集團作鬥爭的神出鬼沒的林吉童”。因此,也許他認為,如果此次自己站出來發揮作用,將有助於說服北韓,解決韓半島政局的緊張局面。

但事實果真如此嗎? 難道根本不考慮原本就兩眼冒火、瞪著青瓦臺的保守在野黨和部分國民的眼神嗎? 不僅是南北關系,就是在民主國家,所有對外政策的終點也是國內政治。無論達成多麽優秀的國家間協議,如果不能說服國民和議會,那麽壹切都會化為烏有。

結束第壹次和第二次世界大戰的兩名美國前總統的經驗如實地證明了其成敗。大學校長出身的理想主義者伍德羅·威爾遜,雖然在巴黎和平會議上成功創建了國際聯盟,但最終還是沒能戰勝掌控參議院的孤立主義在野黨的反對。相反,連骨子裏都是政治家的富蘭克林·羅斯福則從威爾遜的失敗中徹底學會了經驗,在參加雅爾塔會談之前,與在野黨議員結成了非正式同盟。這就是在他死後,集體安保機制聯合國仍能存活的原因。

在目前的美國總統特朗普手下,即使北-美談判達成妥協,能否越過議會關口,也是個疑問。特朗普總統壹心撲在中期選舉上,相比與北韓的協商,有可能更加關註眼前的狀況管理。那麽,下周在平壤取得的成果除無核化之外,都只是暫時的協議而已。沒有理由事先想幹成大事而引起爭議。


李哲熙記者 klimt@dong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