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contents

THE DONG-A ILBO Logo

“朝鮮後期的鄉會-民會成爲大韓民國臨時政府民主主義的根基”

“朝鮮後期的鄉會-民會成爲大韓民國臨時政府民主主義的根基”

Posted September. 14, 2017 08:15,   

Updated September. 14, 2017 08:46

한국어

“朝鮮後期的鄉會-民會成爲大韓民國臨時政府民主主義的根基”
“大韓民國臨時政府可以沒有任何爭論,采納民主共和政體的理由是什麽呢?那就是大小民(兩班和百姓)可以坐下來一起解決問題的、類似民會的傳統的存在。”

 13日記者見到了最近發表《朝鮮後期公論政治的新展開》的首爾大學名譽教授金仁傑(65歲•照片)。金教授是一位在鄉村社會研究等方面取得業績的朝鮮社會史的權威人士。該書以18、19世紀的鄉會和民會爲中心,審視了公論政治的展開。

 《憲法》規定,大韓民國的民主主義繼承了“因3.1運動建立的大韓民國臨時政府的法統”。那麽臨時政府的民主主義究竟源自何處?在近代轉型期的衛正斥邪派和期待外國勢力的開化派中間很難究明其淵源。金教授強調說,“不是自上而下的觀念性近代化志向,而是必須在鄉會、民會、東學農民運動等從基層開始的曆史經驗中尋找韓國人的認同感。”

 以前學界認爲,朝鮮後期公論政治一直維持到18世紀,並最終在19世紀被專制(擅權)政治所替代。但是金教授認爲,這只是中央政府和統治階級中心的視角,在地方,通過鄉會和民會的新公論場已經開啓。該公論場與現有的完全斷絕,比起民衆主導,最大的特點是大民和小民相互影響。金教授說,“像這樣‘自下而上’歸攏公論成爲了韓國人認同感的基礎。”

 例如,1834年在慶尚道善山府的鄉會,相關面的百姓們投票選出相當于面長的“風憲”。1893年,爲教主崔濟愚伸冤而集合的東學徒們常號稱自身的聚會“與各國的民會相似”。

 “近來我十分吝啬對在近代轉型期成長爲民衆的人的評價。不要把重心放在西歐式的近代化結果上,我們應該從曆史上看,我們創造了什麽樣的近代。”

 繼韓神大學之後,從1986年開始金教授就一直在首爾大學任職,最近退休的他正在寫有關傳統文化和韓國人的認同感方面的文章。把研究經驗傳授給後輩晚學的書《看我的資料,寫我的曆史》(暫稱)將于11月發行。

“以前,比我教的更很好地寫考試答案的學生不少,真感謝啊。最近經常看到想要‘繼續學習’的學生也因爲各種原因放棄學習,去社會尋找工作。其中有很大的原因在于研究生獎學金遠遠不足。我們社會不太清楚曆史是人類認同感的基本。”



趙鍾燁 jjj@dong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