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contents

THE DONG-A ILBO Logo

《社論》超越軍力回收戰時作戰指揮權,只會重演盧武鉉政府的失敗

《社論》超越軍力回收戰時作戰指揮權,只會重演盧武鉉政府的失敗

Posted August. 29, 2017 07:09,   

Updated August. 29, 2017 07:56

한국어

  文在寅總統昨天在聽取國防部工作報告時指出,“韓國的國民生產總值(GDP)是北韓的45倍,韓國軍隊卻總認為我們的軍力落後於他們,甚至稱還沒有獨立的作戰能力,這讓人們怎麼信賴軍隊?”他還表示,“北韓提高了不對稱軍事力量,不禁讓人們產生懷疑,我們用那麼多錢到底幹了什麼?投入了巨大的國防開支,卻只能依靠(韓美)聯合防衛能力,讓人感到痛心。”作為軍隊最高統帥,一方面是在指示追動國防改革,聽起來卻又像是對軍隊的嚴厲批評。

 正如文在寅總統所說,一段時間以來,韓國軍隊雖然花掉了巨額國防開支,但在應對北韓核武器和導彈的威脅方面卻沒有應有的戰鬥力,這是事實。也無法否認,韓國軍隊相比較於獨立的能力而言,確實是在依賴韓美聯合防衛體制。文在寅總統指示韓國軍隊要儘早構建應對北韓核武器和導彈威脅的殺傷鏈、韓國導彈防禦系統、大量報復懲罰系統等所謂的三軸世界的自有應對能力,也是出於這一原因。但是,這種批評和指示聽起來像是對上屆政府國防改革的否定和批評,也是無可奈何的事情。

 文在寅總統在工作報告的開頭也吐露過鬱悶,“歷屆政府都在叫喊國防改革,為什麼國防改革到現在還沒有實現?為什麼我們軍隊迄今還不能行使戰時作戰指揮權?……”新政府提出的“國防改革2.0”,是在認為盧武鉉政府推動的“國防改革2020”在李明博、樸槿惠政府時期遭遇挫折的情況下,朝著恢復三軍均衡發展、裁減兵力、收回作戰指揮權等原有改革內容的方向發展。尤其是所有改革課題都附屬於儘早收回戰時作戰指揮權上。

 自盧武鉉政府以來,還沒有一項政策像收回作戰指揮權那樣引起過巨大爭議。盧武鉉政府時期,韓美雖然就“2012年4月”這一收回作戰指揮權的時間達成了一致,但在李明博時期被推遲到“2015年12月”,在朴槿惠政府時期再次被推遲到“2020年代中期”,而且還是在韓國主導聯合防衛、擁有應對北韓核武器和導彈威脅的核心軍事能力等前提條件下。這也反過來證明,北韓的不對稱能力得到了很大提高,韓國很難擁有相應的應對能力。以韓國的獨立能力為基礎,越早收回戰時作戰指揮權越好。但是,這不是急於求成的事情。況且,如果回收作戰指揮權成了國防改革的目標,那就難辦了。



李哲熙记者 klimt@dong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