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contents

THE DONG-A ILBO Logo

《社論》暴露在北韓導彈飛越日本領空的“安保不安”3小時

《社論》暴露在北韓導彈飛越日本領空的“安保不安”3小時

Posted August. 30, 2017 08:30,   

Updated August. 30, 2017 09:08

한국어

  北韓昨天再次發射了中程彈道導彈。從平壤北部順安一帶發射的導彈,最高飛行至550公里的高度,飛越日本北部上空,在飛行2700公里後墜落在北太平洋海上。不再聲稱是“人工衛星”的火箭而是武器化的導彈飛越日本上空,尚屬首次。如果說上週末發射的短程彈道導彈是針對韓國的低強度挑釁,那麼這一次就是正面挑戰包括韓國、美國、日本在內的國際社會的“戰略挑釁”。

 北韓以前都以高角度發射展示其導彈能力,這一次以實戰角度發射並飛越了日本領空。這是金正恩掌權以來,北韓以正常角度發射的導彈中飛行距離最遠的一次。本次挑釁很大程度上具有“包圍打擊關島”的例行演習的性質。金正恩兩周前曾表示“再看看美國的舉動吧”,後退了一步,但一看到國際社會加大施壓力度,就再次啟動了挑釁輪回。北韓今後很有可能會利用發射洲際導彈和潛射導彈來製造緊張。北韓也有可能隨時進行第六次核子試驗。即便今後進入對話局面,北韓也有可能會越過“紅線”來佔據有利局勢。

 韓國政府的初期應對令人失望。青瓦臺一開始通知由文在寅總統主持召開國家安保會議,但後來變成由國家安保室長鄭義溶主持、文在寅中間出席。但是,最後文在寅並沒有出席。直到3個多小時後,文在寅才指示,“要展示懲罰北韓的能力”。青瓦臺一開始還推測上週末發射的短程發射體是300毫米多管火箭彈,兩天之後又改口說是彈道導彈,這種忽左忽右的樣子引起了爭議,也不僅是一天之前的事情。

 在採取強烈應對基調之前,政府的行動沒有出現半點緊迫感。由鄭義溶主持的國家安保會議,也僅僅停留在發表聲明表示強烈譴責上。在此期間,韓美兩國參謀會主席、外長、總統府安保負責人之間通了電話。但兩國領導人沒有通電話。在看出美國不尋常的氣氛後,政府也定下了強烈應對的調門。此後,採取了公開F-15K戰機轟炸投彈演習和新型彈道導彈試射場面的武力示威,並考慮展開美國的戰略資產。

 日本則不一樣。北韓發射導彈4分鐘後,通過全國瞬間警報系統迅速通知了全國。在導彈經過上空的12個地區,實施了避難引導廣播,新幹線運行也暫時停止。日本首相安倍首相在發射30分鐘後與記者見面時表示,“將全力以赴保護國民安全。”他在與美國總統特朗普通話時,再次得到了特朗普“100%與日本在一起”的保護日本的承諾。

韓國政府昨天猶豫了3個小時。似乎這一切,都是基於只有對話才能解決北韓核、導問題的權宜性樂觀的錯視現象引起的。雖然現實正在朝完全不同的方向發展,但政府仍在一味地擔心局勢的惡化。昨天北韓挑釁4小時之後,文在寅總統還表示,“越是這樣,就更要實現南北關係的大轉變。”青瓦臺有關人士也表示,“現在是小局面,此外還有更大的局面、戰略性的局面,”仍然沒有放棄期待。

當然,北韓核問題最終必須以對話來解決。但是急於減輕短程導彈挑釁的分量、稱它不是戰略挑釁,而對真正的戰略挑釁卻隔岸觀火般地處理,只會導致國民的不信任。政府沒有讓國民安心,至少也不應該讓國民感到不安。一味的依賴不可能帶來對話局面,韓國的立場並不正確。不由得擔心,最後會不會是被北韓牽著走、被美國不搭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