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contents

THE DONG-A ILBO Logo

兩年前從美西雅圖藝術博物館返還的德宗禦寶是仿造品的事實浮出水面

兩年前從美西雅圖藝術博物館返還的德宗禦寶是仿造品的事實浮出水面

Posted August. 19, 2017 07:13,   

Updated August. 19, 2017 07:51

한국어
兩年前從美西雅圖藝術博物館返還的德宗禦寶是仿造品的事實浮出水面

2年前從美國返還的德宗禦寶是在日本帝國主義侵略時期制造的仿造品的事實遲遲露出了水面。文化遺産廳在2015年收回後,認識到其外觀上存在著問題,並于去年10月進行了成分分析,當年年末最終確認了其是赝品,並在8個多月時間裏隱瞞了這一事實,爲此文化遺産廳正遭到外界的抨擊。在此之前,文化遺産廳在收回之後曾表示,德宗禦寶是成宗爲追崇英年早逝的父親于1471年制作的原本。

 韓國國立古宮博物館館長金延壽18日在“重新找回的朝鮮王室的禦寶”的特別記者招待會上表示,“通過查閱當時《東亞日報》的報道知道了,在日本帝國主義侵略時期的1924年,5件德宗和睿宗禦寶失竊的事實。”並稱,“成分分析結果確認了德宗禦寶等4件的銅含量超過70%、並與15世紀朝鮮時代制作的其他禦寶不同的事實,”在15世紀朝鮮時代制作的禦寶,其含金量都至少在60%以上。

 1924年的禦寶失竊事件,通過當年4月12日《東亞日報》的報道首次公諸于衆。在一篇名爲“宗廟殿內的意外事變…遺失德睿兩朝的禦寶”的報道中,這樣寫道,“盜賊進入了供奉李朝五百年曆代國王的祠位的宗廟。”接著還寫道,“過去10天的早上一直看守宗廟的職員,在奉審(照看陵所的活兒)的過程中偶然發現鎖頭扭曲後,急忙向李王職(日本帝國主義強占時期負責朝鮮王朝相關事務的機構)長官進行報告。”、“作爲責任人的禮式課長李恒九查看一番後,發現擺在德宗和睿宗牌位面前的禦寶消失了。” 李恒九是乙巳五賊李完用的二兒子,在李王職擔任負責管理禦寶的禮式課長一職。此後,鍾路警察署負責調查,但卻未能找出犯人和禦寶。對此,李王職委托朝鮮美術作品制作所制作,並把5件仿造品安置在了宗廟。

 另外,據確認,古宮博物館已經掌握了2015年3月收回後德宗禦寶的外觀出現異常的情況。文化遺産廳相關人士解釋說,“由于捆綁禦寶的結繩又薄又長,再加上龜甲比其他材料更具凸出貌,烏龜的背下面甚至出現了洞口,所以知道了其與15世紀當時的禦寶是不同的事實。”

 文化遺産廳方面表示“雖然禦寶出現了問題,但這不是根據順宗的指示安放在了宗廟嗎”,主張應將其看作是複制品,而非仿造品。但也有人提出了不同的意見,如果考慮到在被日本帝國主義侵略國權的情況下,制造仿造品的主體實際上是總督府,那麽與朝鮮王朝時期制作的複制品根本不同。



金相雲 sukim@dong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