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contents

THE DONG-A ILBO Logo

“朝鲜后期的乡会-民会成为大韩民国临时政府民主主义的根基”

“朝鲜后期的乡会-民会成为大韩民国临时政府民主主义的根基”

Posted September. 14, 2017 08:15,   

Updated September. 14, 2017 08:42

한국어

“朝鲜后期的乡会-民会成为大韩民国临时政府民主主义的根基”
“大韩民国临时政府可以没有任何争论,采纳民主共和政体的理由是什么呢?那就是大小民(两班和百姓)可以坐下来一起解决问题的、类似民会的传统的存在。”

 13日记者见到了最近发表《朝鲜后期公论政治的新展开》的首尔大学名誉教授金仁杰(65岁•照片)。金教授是一位在乡村社会研究等方面取得业绩的朝鲜社会史的权威人士。该书以18、19世纪的乡会和民会为中心,审视了公论政治的展开。

 《宪法》规定,大韩民国的民主主义继承了“因3.1运动建立的大韩民国临时政府的法统”。那么临时政府的民主主义究竟源自何处?在近代转型期的卫正斥邪派和期待外国势力的开化派中间很难究明其渊源。金教授强调说,“不是自上而下的观念性近代化志向,而是必须在乡会、民会、东学农民运动等从基层开始的历史经验中寻找韩国人的认同感。”

 以前学界认为,朝鲜后期公论政治一直维持到18世纪,并最终在19世纪被专制(擅权)政治所替代。但是金教授认为,这只是中央政府和统治阶级中心的视角,在地方,通过乡会和民会的新公论场已经开启。该公论场与现有的完全断绝,比起民众主导,最大的特点是大民和小民相互影响。金教授说,“像这样‘自下而上’归拢公论成为了韩国人认同感的基础。”

 例如,1834年在庆尚道善山府的乡会,相关面的百姓们投票选出相当于面长的“风宪”。1893年,为教主崔济愚伸冤而集合的东学徒们常号称自身的聚会“与各国的民会相似”。

 “近来我十分吝啬对在近代转型期成长为民众的人的评价。不要把重心放在西欧式的近代化结果上,我们应该从历史上看,我们创造了什么样的近代。”

 继韩神大学之后,从1986年开始金教授就一直在首尔大学任职,最近退休的他正在写有关传统文化和韩国人的认同感方面的文章。把研究经验传授给后辈晚学的书《看我的资料,写我的历史》(暂称)将于11月发行。

“以前,比我教的更很好地写考试答案的学生不少,真感谢啊。最近经常看到想要‘继续学习’的学生也因为各种原因放弃学习,去社会寻找工作。其中有很大的原因在于研究生奖学金远远不足。我们社会不太清楚历史是人类认同感的基本。”



趙鍾燁 jjj@dong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