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contents

THE DONG-A ILBO Logo

轮椅冰壶选手们的故事

Posted March. 13, 2018 08:02   

Updated March. 13, 2018 08:02

한국어

1993年的某一天早晨。在电气公司上班的22岁青年徐顺锡(47岁,音)骑着摩托车踏上了上班之路。正在等待信号的他听到“哐”的一声,身体就在空中飘了起来。从后面撞上摩托车的车辆逃逸了。目击事故的人把徐顺锡搬到出租车内并送往了医院。在不是救护车的出租车上不稳定地坐着的徐顺锡的脊髓被严重挤压,之后就无法用双腿走路了。

 他曾在中学时期担任过棒球选手,运动神经非常突出。出院后,他想着无论以什么方式都要再次重返人世。虽然他获得了网络技术资格证,准备就业,但每次都落榜。陷入抑郁症的他对弟弟徐贤周(46岁)说道。“我还很年轻。但是,成为残疾人的我再也无法被这个世界所接受。”

 徐顺锡说:“我想与人们见面对话,进行合作,感受到‘我们也可以做到’的成就感。”这一愿望在他2009年11月接触到轮椅冰壶之后实现了。通过所有人都必须团结一心的冰壶找回了生命的意义。消失的自信和热情也重新回来了。他坐着轮椅,每天在操场上跑5公里,最后还佩戴上太极标志,成为了国家队选手。

 自己那么想要与人沟通。而且,比任何人都了解沟通力量的徐顺锡,凭借着这样的经验,正带领韩国轮椅冰壶代表队。12日,在江陵冰壶中心举行的平昌冬残奥会轮椅冰壶比赛中,队长徐顺锡领衔的韩国队以7比5击败加拿大,取得了预赛4连胜。加拿大是瞄准冬残奥会该项目四连冠的强队。韩国队主教练白钟哲表示:“如果(在预赛11场比赛中)取得7胜,就应该可以晋级四强。”

 带领让人联想到平昌冬季奥运会时韩国女子冰壶的韩国轮椅冰壶的上升趋势的徐顺锡,充分利用作战时间(每组38分钟),与队友们进行多对话,并建立作战计划。这在完全依赖于队长的判断的其他球队中是根本看不到的。徐顺锡表示:“代表队组成还不到10个月,我们还互相打过仗。但是接受位置和由此带来的对话法教育,并努力使球队融合成一个团体。

 冰壶运动,一般而言队长都会投最后第7、8个冰壶,但徐顺锡在投壶顺序做出了让步,让比自己投壶成功率较高的第二顺位投壶手车载宽(46岁)最后来投。相反,他在投完第3、4个壶后,集中在作战构思上。徐顺锡说:“若想赢得胜利,应该抛弃欲望。载宽做得很好,非常感谢他。”

 在当天与加拿大的比赛中,徐顺锡在第8回合元车载宽的第7次投壶之前说,“这个一定要成功哦,你知道我相信你的。”车载宽回答表示,“我会担负起责任!” 车载宽投出的冰壶将对方的2只冰壶击出了垒圈之外。认为无法逆转的加拿大宣布认输。车载宽表示:“徐顺锡的话总会给人力量,作为最后的投壶手我获得了自信。”

 徐顺锡在比赛中投出好的击打也不会轻易笑。他说:“在比赛结束之外试图一直保持扑克脸”。这样的他在比赛中也有灿烂微笑的时候。这是在他向来到赛场为自己加油的妻子柳英恩(46岁)和弟弟贤周挥手的时候。柳某是听觉障碍1级,需要佩戴助听器才能听到丈夫的声音。徐顺锡表示:“妻子经常对我说‘按照平时练的发挥就行了。只要努力就会有好的结果’。家人的支持让我度过了艰难的时期,他们给了我很大的勇气。”


鄭允喆 trigger@dong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