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contents

THE DONG-A ILBO Logo

宣布“不服从最低工资”的350万小工商业者的声音,岂能充耳不闻?

宣布“不服从最低工资”的350万小工商业者的声音,岂能充耳不闻?

Posted July. 13, 2018 07:51   

Updated July. 13, 2018 07:51

한국어

代表350万名小工商业者的小工商业者联合会昨天召开了紧急记者会,宣布“不会执行国家单方面规定的明年最低工资”,宣布展开不服从最低工资的斗争。全国7万多名便利店代表组成的全国便利店加盟店协会也在同一天就提高最低工资的问题发出呐喊:“这是在有意连根拔起小工商业者的生活,是在逼迫小工商业者成为罪犯和贫困阶层。”他们要求就不同行业不同的最低工资和冻结最低工资等重新进行协商,并表示将不惜全国同时歇业。预计继今年的16.4%之后,明年的最低工资还将急剧提高,向来不和劳动界一样采取集体行动的小工商业者,也为了维护生存权而挺身而出。

占全体劳动者25%以上的个体户已经遭受严重的经营困难。属于小个体户的小工商业者集聚的饮食、住宿、零售等八大行业,去年的倒闭率为2.5%,超过了创业率(2.1%)。也就是说,倒闭的店铺多于新开的店铺。这种情况下,每个小工商业者的营业利润为每月平均209万韩元,只有月薪劳动者月均收入329万韩元的63%。因为最低工资的急剧上涨,工资低于职员的社长不在少数。

小工商业者所希望的是,在决定明年最低工资的时候,能根据行业的不同情况不同对待。但是,这一要求在10日召开的最低工资委员会会议上遭到否决。这是因为,实际上掌握决定权的亲劳动界的公益委员全体表示反对。该委员会由劳方和资方委员分别9人和9名公益委员等总共27人组成,这一偏向的委员会遭到资方委员的抵制,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由提高最低工资引发的雇佣冲击已成为现实,这一点甚至连政府都难以否认。就业人数连续5个月停留在10万名以下,就业状况已经达到了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的水平。特别是,受最低工资上调影响最大的批发零售、住宿、餐饮业,从业人员上个月减少了31000名,连续7个月下降。如果为了兑现“2020年1万韩元”的大选公约,明年的最低工资继续大幅上涨,这些行业的雇佣惨状无疑是显而易见的。把个体营业者推向悬崖边、抢走平民就业岗位的最低工资实验,如要持续下去,社会成本太大。将于14日作出最终决定的明年最低工资,应该成为挽回政府错误政策的转折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