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contents

THE DONG-A ILBO Logo

韩国执着于终战宣言和南北和解,助长了北韩脱离无核化

韩国执着于终战宣言和南北和解,助长了北韩脱离无核化

Posted August. 10, 2018 07:50   

Updated August. 10, 2018 07:50

한국어

北韩《劳动新闻》昨天在题为《发表终战宣言是先行工程》的评论中声称:“在做某种事情或实现某个目的时,都有先后顺序”,“现在是朝(北韩)美两国应履行终战宣言的时候了”。这一论调正面反驳了美国关于只有北韩先采取有诚意的无核化措施、才会有终战宣言的立场。由于北韩的这种态度,美国国内无核化怀疑论渐增。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尼基•黑莉8日表示:“美国不会等待太久。”

北韩不愿迈出无核化的第一步、执意要求得到“终战宣言”的补偿,其主张于理不合。从其意义和影响力而言,终战宣言是在无核化列车进入轨道后,进展到谁都无法止步的时候才会有的补偿。在4月份的板门店会谈中,虽然就年内宣布终战达成了协议,但那也是以宣言中同时包含的无核化内容为前提的。

北韩在新加坡会谈结束后之初并未执着于终战宣言,但在7月7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第三次访问北韩时,随着北韩与美国间关于无核化存在很大分歧明朗化之后,北韩就开始强烈要求终战宣言。考虑到文在寅政府对终战宣言的热爱,北韩如此要求,是判断这将会成为扩大韩美之间隔阂的战术。青瓦台原先期待终战宣言成为良性循环的结构,给韩半岛当事国之间构建互信与和解带来划时代的进展,并成为无核化的动力,但现在正朝反方向而行。

“终战宣言”成为北韩死撑的借口,是文在寅总统根本没有把目标放在无核化上、而是致力于实现南北关系进展的方向设定所造成的副作用之一。偷运煤的争议也可能是其产物。由于南北关系的进展被认为是政权的首要顺序,相关部门负责人和企业也极有可能对违反制裁的可能性采取了安逸的态度。其结果,北韩核问题的首要当事者——韩国到了被怀疑是国际制裁漏洞的地步。美国众议院外交委员会恐怖主义、核不扩散、贸易小组主席鲍泰德8日强调,韩国企业也不会成为制裁的例外,白宫国家安全事务助理约翰•博尔顿公开与青瓦台国家安保室长郑义溶的通话内容,都显示出美国正在密切关注这一事态。

尽管如此,青瓦台还是把煤炭疑惑交给关税厅,并以在9月份的联合国会议上成功完成终战宣言为目标,正在暗地里进行外交努力。眼下,考虑到美国议会的氛围,说服美国首先接受终战宣言,这既不可能,也不符合韩国的安保和国家利益。如果无核化进入轨道,就像是给它加油一样,终战宣言可能会带来积极的影响,但现阶段不应再继续纠缠下去。以坚固的韩美互助为基础,说服和施压北韩提交无核化时间表和核物质清单,是最终推动终战宣言与和平体制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