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contents

THE DONG-A ILBO Logo

在野党:“给怪物免罪符的判决令人遗憾”……执政党保持沉默

在野党:“给怪物免罪符的判决令人遗憾”……执政党保持沉默

Posted August. 15, 2018 07:25   

Updated August. 15, 2018 07:25

한국어

“这难道不是威力的力量吗?”“安熙正道歉!”

上午11时10分,涉嫌对随行秘书实施性暴力的前忠清南道知事安熙正(53岁)在一审判决中被判无罪。当他在首尔西部地方法院一层大厅露面时,“安熙正性暴力事件共同对策委员会”(对策委)所属的女性们朝着他发出了高喊。安熙正对记者们只留下了一句“很羞愧,对不起”,走出了正门。

安熙正的性暴力嫌疑被判无罪后,其前随行秘书金智恩(33岁,音译)立即通过对策委发表了立场声明。金某当天出席了一审判决,但随后并没有出现在记者们面前。张允贞律师代替金智恩宣读了关于本次判决的立场声明。

金智恩在声明中说,“度过害怕、黑暗、寒冷的长夜,来到了这里。恐惧过,也害怕过。对于被告人没有反省的态度,我感到极其痛苦和难过”,表达了自己在审判过程中的感受。

金智恩还指出了法庭在裁判过程中的不当言行。她说:“法庭上谈论了被害者应有的形象和贞洁,”称这一判决是“是早已预告的结果”。她还表示,“我不会因此这一判决而倒下”,“我会坚强地活下去,将用法律来证明安熙正的罪行。恳切拜托大家,请和我一起走到底,”表达了上诉的决心。

对策委在随后举行的记者会上,继续对法院的这一判决进行了反驳。韩国性暴力咨询所副所长金惠贞(音译)称,“(法庭)将司法部的责任推卸给了立法部”,驳斥了法庭认为在现行法律下难以处罚被告行为的判断。另外,对于判决书中“虽然被告有威力,但不能认定行使了威力”的内容,对策委声称,“受害者失去了工作,在被歪曲的事实中生活了5个月”,“加害者的威力是持续的”。

律师郑惠善(音译)也指出:“法院对合理的怀疑也没有做出合理的判决,而是不加考虑地依靠法庭主义和无罪推定作出了判断”,“这与最近放宽强制性强奸罪条件的动向背道而驰。”对策委还要求立即向检察机关上诉,并表明了不仅要上诉、而且要抗争直至大法院的想法。

妇女界看待此次无罪判决的看法各不相同。韩国女性儿童人权中心代表律师李明淑(音译)表示:“如何解释关于地位和权力作用的范围,是问题所在”,“与残疾人等不同,(相关法律)对成人女性的适用范围较窄。虽然法庭表示要用立法来解决,但这一部分应该改变判例”,对判决表示遗憾。

也有人指出,这是过渡期的判决。大韩法务救助公团律师申珍熙(音译)表示:“在对受害者有利的证据不多的情况下,法庭似乎作出了严格的判断。这说明了法庭必须在现行法律体系下判决的局限性。”

相反,也有人认为判决是合理的。大韩律师协会律师卢英姬(音译)表示,“金智恩方面关于安前知事犯罪事实的证据不足,有一些地方可以认为存在相互矛盾、可信度低的问题,”认为应该尊重法院忠实于法律的判断。

今年初经历了性暴力揭底的演艺界、文坛大体上表示担忧。2月揭露文坛性暴力事实的诗人崔英美(音译)表示:“我也受到了冲击。希望今天的判决不要对包括我在内的其他‘Metoo’事件产生影响。”文学评论家金明仁(音译)也表示:“虽然不知道司法部的判决是否是原则性地遵照法律,但很难说是转向性或者顺应时代的判断。文坛上继续在发生损害名誉或反冲、二次加害的事情,”对判决表示遗憾。

戏剧界的Metoo受害者A某表示:“非常难过。担心鼓起勇气告发权利型性暴力的人是否会更加犹豫”,“担心权力型Metoo事件会因为权力而被抚平沉没。”


金自贤记者 zion37@dong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