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contents

THE DONG-A ILBO Logo

“温柔”的不足

Posted August. 15, 2018 07:25   

Updated August. 15, 2018 07:25

한국어

有些艺术家们洋溢着艺术性,但缺乏温柔。三天前去世的英国作家V·S·奈保尔也是其中之一。最重要的是,他对自己是特立尼达出身感到惭愧,因此伤害了特立尼达人。对他来说,特立尼达和多米尼克是只有音乐和舞蹈,但缺乏文化和文明的野蛮地方。他在2001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时,曾表示“荣誉归于英国和印度”,却把特立尼达排除在外。

对于非洲,他同样没有温柔可言。对他来说,非洲既原始又野蛮,是“完全没有未来的地方”。他对伊斯兰世界的想法也是如此。对他来说,伊斯兰世界既不讲道理又虚伪,既是潜在的狂热信徒也是恐怖分子。由此可见,他对第三世界的想法近乎讨厌。他虽然也是第三世界出身,但他只看到了那个世界的黑暗现实,学习并继承了不承认自己错误的殖民主义者的想法,并为他们代言。这是一个巨大的悖论。

因此,他对女性的看法也不可能正确。对他来说,女性的特点是“感性、对世界看法狭隘”。所以他自信地说:“一篇文章只要读上一两段,就能知道这是不是女人写的。”他对伟大的英国作家简·奥斯汀嗤之以鼻,声称“世界上没有能与自己匹敌的女作家”。问题在于他有厌恶女性的情绪。

美国学者欧文·豪既高度评价奈保尔的小说,同时对他持保留态度。他认为,奈保尔的问题,在于“厌恶过剩而温柔不足。”是的,奈保尔虽然创作了《比斯沃斯先生的房子》《大河湾》等经典小说,并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是个才能惊人的作家,但他却忽视了文学的宗旨在于包容他人的温柔和宽容。如今他已成为哀悼的对象,他在生前为何要给世上的人们带来那么深的伤痕呢? 文学评论家、全北大学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