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contents

THE DONG-A ILBO Logo

信息通讯世界第一,劳资合作排名第124位,“两极”的韩国国家竞争力

信息通讯世界第一,劳资合作排名第124位,“两极”的韩国国家竞争力

Posted October. 18, 2018 07:33   

Updated October. 18, 2018 07:33

한국어

在世界经济论坛昨天发表的国家竞争力评价中,韩国在140个评价对象国中排名第15位。与截至去年连续4年停留在第26位相比,上升幅度很大。世界经济论坛从今年开始,考虑到第四次产业革命、全球金融危机经验等经济环境的变化,改变了评价方式。适用新方式进行评价的韩国去年的国家竞争力排在第17位。这等于在一年之内上升了两个台阶。

在以新经济环境为标准评价的国家竞争力中,韩国位居世界第15名,这一点令人鼓舞。韩国在信息通信技术的普及率、电力普及率、网上行政服务等方面都排名第一。世界经济论坛以较高的专利申请数、研发支出比率等为基础,将韩国评价为主要革新据点。财政透明性等宏观经济稳定性也是世界最高水平。经济基础是各自坚实的。

但是与总排名相差甚远的各领域评价却留下了很大的遗憾。特别是每年重复着类似结果的劳动市场部门,其脆弱性今年也没有改变。在劳资合作(124名)、整理解雇费用(114名)等方面,韩国获得了世界最下层的评价。今年也有人指出,劳动市场的效率性低下。在这次评价中排名第一、第二的美国和新加坡在劳动部门的调查中分别占据第一位和第三位,由此可以看出劳动市场在国家竞争力中的重要性。

除了以民主劳总为首的强硬工会之外,很难想象韩国劳动市场的竞争力水平低的原因。因为禁止代替工作,所以一旦工会罢工,企业只能束手无策。文在寅政府上台后,他屈服于高喊“烛光”的工会,甚至废除了解雇低成果者,放宽就业规则等“两大劳动方针”,使雇用更加僵化。由于劳动弹性下降,即使引入工作时间缩短制度,企业也无法增加工作岗位。

共同民主党代表李海瓒昨天表示:“能否实现社会大妥协,将成为决定社会前进方向的重要契机。”社会大妥协以既得权的让步为前提。如果执政党真的有社会大妥协的意志,就应该首先说服已经成为韩国社会既得权的“贵族工会”,寻找对话的头绪。如果没有劳动改革,很难期待真正的国家竞争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