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contents

THE DONG-A ILBO Logo

李重焕《择里志》正本完整翻译,8年的汗水终于取得成果

李重焕《择里志》正本完整翻译,8年的汗水终于取得成果

Posted November. 07, 2018 07:24   

Updated November. 07, 2018 07:24

한국어

“李重焕(1690 ~ 1756年)曾说过‘士大夫生活的地方人心十分险恶,所以在选择居住地的时候,应该选择那些没有士大夫居住的地方’这样极端的言论。这是他想对通过党派站队,不承认其他党派,并只会压榨平民的朝鲜士大夫敲响警钟。”

 成均馆大学韩国汉文学系教授安大熙(57岁,音译)从2012年开始,耗费了7年的时间,整理了200多张纸的李重焕的《择里志》正本(原本),并出版了翻译成韩文的《完译正本 择里志》(人文主义出版社)。最近,在首尔钟路区成均馆大学研究室见到的安教授说:“在朝鲜没有什么地方可以买到的,这是因为随着士大夫的党派来划分阵营,对地区和农民的差别对待而感到绝望。”

 李重焕虽然是南人(朝鲜时期四色党派之一)名门望族精英出身,但被卷入老论(朝鲜时期四色党派之一)企图毒杀景宗,即所谓的“睦虎龙的告发造反行为”事件,在30岁出头的年纪就惨遭严刑拷打,差点死去,并被逐出政坛。《择里志》是他在1751年前后全面描述国土的地理现象的人文地理学方面的经典著作。

 到目前为止,被翻译的《择里志》几乎都是以1912年崔南善编辑、刊行的《光文会本择里志》为底本的,但是脱误之处和后世追加的故事有不少。崔南善还从民族主义观点出发编辑了一部分内容。

 例如,在现有的《卜居论》中翻译成的“德裕山的精气弥漫的山脉向西延伸,成为马耳山和山”的段落,安教授将其修正为,“…成为马耳山, (精气)粗犷阴浊的山脉则向南延伸。”因为他认为,在“秋浊”前面出现接续词‘而’的版本是正确的。在书中,注解上述校监过程的注释接近800个。而且这只是摘录了其中的百分之十而已。在光文会本中,在《咸镜道》篇中占30%左右的“咸兴差使”的故事被认为是后世添加进去的,所以也没有放入其中。

“哪怕只是一两个字出现错误,意义就完全不同。在国学上正本化是基础,是根本。如果研究不是以正确的版本为基础,将成为空中楼阁(海市蜃楼)。”

 安教授强调说:“虽然欧洲和日本早已完成了主要古典文学的正本化,但我们国家像是几乎没做过这方面的工作一样。”但相比其重要性和所消耗的精力,我国学界对待正本化工作十分刻薄。研究成果评价主要以论文编数为主。虽然著书和翻译稍许得到认可,但整理异本并制定正本文本的工作,其成果压根得不到认可。而且也很难得到研究经费方面的支援。安教授看来太多的异本之后,连视力都变差了。

 《择里志》的正本化是与博士课程研究人员共同作业的成果。在各地区的叙述中登场的当代名门家族都是哪些家族,都一一找了出来。

“《择里志》有包含被疏远的南人的观点的党论书、经济地理书、旅行指南等各类文章。把‘有可以躲避战事的地方吗’当作宜居之地的主要标准的话,这也可以看作是壬辰倭乱、丙子胡乱的‘战争后遗症’制造的书籍。现在也由于极端的争吵和不平等、以及人种歧视等,人们都抱怨“想移民”不是吗?对当代朝鲜的现实感到担忧,并敦促改善的李重焕的形象在当今时代也依旧有效。(安教授)


趙鍾燁 jjj@dong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