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contents

THE DONG-A ILBO Logo

比139年前诺拉的宣言更深刻的提问,答案由观众自己来判断

比139年前诺拉的宣言更深刻的提问,答案由观众自己来判断

Posted November. 13, 2018 07:36   

Updated November. 13, 2018 07:36

한국어

狭小昏暗的房间里。告别为了生病的丈夫伪造父亲的签名偷偷借钱的事件的诺拉(郑芸善)的独白拉开了戏剧的序幕。在挪威的代表剧作家亨利克•易卜生(1828 ~ 1906年)于1879年公布的《玩偶之家》中,该事件在剧中始终起着主要矛盾的作用。但是独白结束后舞台变宽,顶棚升高,像巨大的月亮一样的照明设施慢慢地从上面降下来。五名演员在圆圆的灯光下,跳起了原始感十足的激情舞蹈。

 在易卜生的作品中,因唤起女性解放和男女平等问题而闻名的《玩偶之家》从11月6日开始登上了国内舞台,最近在韩国国内,性别争议比以往任何时候都烫手。剧情忠实于原著。主人公诺拉为了疗养丈夫偷偷地获得了应急资金。但重新找回健康的丈夫在了解这一事实后突然像是变成了另外一个人。清醒地意识到自己的丈夫只是一个“玩偶”的诺拉,为了寻找自己的人生离开了家人。

 但是正如在强烈的开场中展示的那样,在此次演出方面,曾获得俄罗斯最权威的戏剧奖“黄金面具奖”的尤里•巴图索夫(57岁)的破格执导尤为突出。剧情的进行虽然按照原作走,但剩下的大部分都加入了前卫的变形。例如,原作中并没有表演说明,但此次舞台是此次朗克博士(洪胜均)像戏剧的讲解员一样为观众读表演说明。他反复抛出“他、她,那个重要吗?又不是我们选择的”的台词,明确了抽象重组的场面的问题意识。

 在昏暗、空荡荡的舞台上,舞台装置和照明、道具的布置也十分意味深长。顶棚高度改变,威压的柱子降下来又升上去,加剧了紧张感。给人一种登场人物被该空间压制或被关在其中的印象。诺拉用玩偶装饰的医用床和登场人物吐露故事时坐的桌子、海尔茂(丈夫)梳头洗脸用的冰水等留下了多种解释的余地。

 139年前舍弃家庭的诺拉的离家给当时的社会造成了巨大的冲击。但是再也无法到达破例的今天,用现代手法重新改编的该作品超越女性的自我宣言,不断抛出更深刻的提问。巴图索夫导演表示:“这是一部抛出有关反复后退和发展的女性问题,以及利己心、选择、责任的提问的作品。”戏剧《玩偶之家》提醒我们,破格的重新解读反而有可能成为经典著作最忠实的翻译。25日为止。在首尔艺术殿堂CJ土月剧场。票价:3万至7万韩元。咨询电话:02-580-1300


朴善熙记者 teller@dong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