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contents

THE DONG-A ILBO Logo

应该果断地放宽限制,让“金融的三星电子”出现

应该果断地放宽限制,让“金融的三星电子”出现

Posted December. 15, 2018 08:30   

Updated December. 15, 2018 08:32

한국어

没有强大的金融就不会有强大的经济,抱着这种危机意识,《东亚日报》在过去的一个月里不仅访问了银行、证券、保险、信用卡公司等国内金融公司,还前往纽约、伦敦、巴黎|东京、北京、悉尼、新加坡、胡志明市等海外金融产业现场进行了集中采访。在这里再次确认,韩国金融产业依然在官治的阴影下呻吟,被认为是执行国家政策或为实体经济而存在的公共基础设施。

在韩国的竞争国家中,金融公司并没有受到特别的约束,而是将数字技术和金融相结合,在创造新产业的最前线努力地创造就业岗位。相反,韩国的金融公司却被种种限制所束缚,根本不敢有进军海外的想法,只是在井底经营。

结果,经济规模排在世界第12位、国民收入进入3万美元时代的韩国,没有一个银行进入世界50强,进入100强资产运营公司名单的国内运营公司也一个都没有,韩国因此也不免成为金融落后国。银行规模变大,却推不出新的金融技术和商品,只能依靠安全的担保贷款。

但是,连同这些政策也正被各种政府政策所左右。以信用卡公司为例,政府直接决定信用卡公司的主要收入来源——信用卡手续费。虽然金融当局表示这是不合理的价格控制行为,但是国会在2012年制定了针对选民的装门面政策,至今死死抓住不放。不仅是法律、执行令等看得见的规制,金融当局下达的各种口头方针、行政指导等“影子规制”,也是应该尽快消失的旧时代性管制残余。

卢武铉政府有过“东北亚金融中心”的宏愿,李明博政府有过“百万银行”,朴槿惠政府则有过“创造金融”。目前,政府为了平民经济,除了彻底监视监督金融公司外,并没有提出有关金融产业发展的明确蓝图。从韩国的人力资源和信息技术水平来看,金融领域肯定会出现像三星电子一样的超级优良跨国企业。因为产业资源部没有半导体主管部门,所以才出现了三星电子,这听起来并不像玩笑,因为这正是被各种规制束缚的韩国金融产业的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