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contents

THE DONG-A ILBO Logo

越过悲伤之神

Posted December. 19, 2018 07:35   

Updated December. 19, 2018 07:35

한국어

以越南战争为题材的保宁的小说《战争的悲哀》中有这样一段话。“多亏了悲伤,我们才能摆脱战争,避免陷入慢性杀戮的光景、暴力和暴行的精神后遗症中。”这是什么意思呢?

主人公“坚”与题目相似,被称为“悲伤之神”。因为总是面带悲伤的表情,所以有了这一外号。对他而言,一切都是悲伤。数百万人丧生,只有自己活下来,这令人悲伤;战争横扫而过的祖国的凄惨样子,也令人悲伤。变成满身疮痍的爱情也让人悲伤。这样一来,就没了憎恶和复仇的立足之地。参加遗骸挖掘团,慰劳那些无法上天而漂泊在山川中的魂灵,并在魂灵的引导下讲述他们的悲哀故事。虽然他的人生如此在悲伤中耗尽,但作家认为那是“一种比幸福更高贵、更高尚的感情”,是战胜伤痛的手段。这就是对战争小说没有憎恶感情的原因。

也许正因如此,越南人似乎已经克服了悲痛,成功地摆脱了战争。在2018年铃木杯上夺冠的他们,与金星红旗一起挥舞着太极旗欢呼。仅仅因为韩国人是主教练就如此。作为美国友邦国家派遣的40万名军人中有32万名是韩国军人的事实,他们并非不知晓,但他们并不讨厌。越南选手全身披着太极旗在赛场上欢呼,并且容忍这一举动的越南人的形象,美丽而令而感动。

我们为越南加油助威的心情也一样美丽。我们曾经被关在笼子里的歉意,在为他们的足球比赛助威时,不知不觉地就来到了外面。将冠军的荣誉转给越南国民,并说“既然爱我,也请爱我的祖国大韩民国”的朴恒绪导演的历史意识同样也非常美丽。这样的历史意识是和解和治愈的基石。 文学评论家、全北大学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