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contents

THE DONG-A ILBO Logo

韩国研究小组发现脑内恐怖代谢酶,将用于治疗外伤压力药物的开发

韩国研究小组发现脑内恐怖代谢酶,将用于治疗外伤压力药物的开发

Posted February. 08, 2019 07:22   

Updated February. 08, 2019 07:22

한국어

 “看到同事从高处坠落并失去生命的当事人受到了很大冲击。此后,此人患上了严重的恐高症,无法登高。”

  阿尔弗雷德·希区柯克导演的电影《眩晕》中的主人公患上了可怕的记忆(同事的死亡)和特定的刺激(高处)相结合的恐惧症。因此,即使是没有生命威胁的安全地区,只要是高处,都会感到恐惧。它与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相类似。经历了浦项地震的居民们即使只在建筑物内,也会感受到建筑物摇晃的“那一天”的恐惧。

  这样,恐惧症和创伤后应激障碍大脑中与特定刺激一起,因恐惧被记忆而产生。最近试图抑制这种脑中的恐惧记忆,治疗恐惧症和创伤后应激障碍的尝试取得了成果。韩国科学技术院(KAIST)生命科学科研究员朴振雅(音译)和金世允(音译)教授领导的研究团队通过动物实验表明,从大脑中去除特定酶就可以消除恐惧记忆,并发表在1月28日出版的《美国国家科学院会报》上。

  研究组注意到了大脑兴奋性神经细胞中产生的“肌醇代谢酶”。肌醇是通过食物得到的营养成分。肌醇代谢酶是参与把肌醇转化为调节大脑活性物质的酶。

  研究团队制造了两只在大脑兴奋性神经细胞中不制造肌醇代谢酶的转基因老鼠,实施了两个实验。首先进行了“恐怖刺激”实验,即发出强烈声音和电刺激。实验结束后,实验鼠只要一听到声音,就会想起电击带来的恐惧,采取僵硬不动的姿势。接着,研究组以同样的老鼠为对象,反复进行了没有电击、只听声音的实验。就是让实鼠进行“有声音也不必恐慌”的新学习。

在以人为对象的创伤后应激障碍实验中,也使用类似的方法,比如反复学习“出现飞机声音也不是战争因而没关系”,治来疗战争创伤后应激障碍。原来这个过程需要很长时间。但是,这种不产生肌醇谢酶的转基因鼠,学习这种“消除恐怖”要快得多。

  金世允教授说:“消除恐怖记忆的过程现在几乎没有查明,部分已发现的记忆调节因素很多也能同时调节学习能力,因此很难开发成药”,“肌醇代谢酶将是不调节学习能力,开发只去除记忆、进行恐怖治疗的好靶向。”


尹新英 东亚科学记者 ashilla@dong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