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contents

THE DONG-A ILBO Logo

妈妈的耳朵

Posted February. 16, 2019 07:38   

Updated February. 16, 2019 07:38

한국어

  在中世纪,一个人出生之前,很多东西就已经决定。生在贵族家庭就是贵族,生于贱民家庭就是贱民。在那个时代,就像无法改变夜空中的星座一样,人们相信社会资格和作用都是不会改变的。

 我们现在开始主张不要这样,这是在当今的近代。相信只要生而成人,都可以成为人,是这个时代的开始。但是,正如信念一词所表明的那样,人人都是人的信念有时会被证明是假象。当我感到自己是奴隶而不是人的时候,那种虚幻的瞬间就会降临。我知道必须保持自尊,但要真正做到绝不容易。

 我们是人,随时都会倒下。严重的时候不容易独自站起来。迫切需要有人表现出无条件的爱、等待和信任。像母亲一样的人。像母亲,或者说母亲意味着什么呢? 读了这首诗就明白了。哪怕世上所有人都在骂我,妈妈都是站在我这一边的人,只要在我身边就会成为安慰的人。诗人的母亲年纪大了,身体也不太健康,但光是那眼神,就万事大吉了。只要存在就会说爱你、说没关系的人,除了母亲还有他人吗?

 如果有时候觉得自己枉生为人,就不需要其他灵丹妙药了。一急之下,不由自主地呼喊的那个名字。不管是否她生存于这片土地上,只要像咒语一样呼唤母亲,就会得到平静的安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