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contents

THE DONG-A ILBO Logo

“三·一”运动入狱者中没有得到表彰的342人已被找到

“三·一”运动入狱者中没有得到表彰的342人已被找到

Posted February. 20, 2019 07:50   

Updated February. 20, 2019 08:04

한국어

  日本帝国主义殖民统治时期警察的辅助人员、朝鲜人巡查助理郑浩锡(音译)。1919年3月1日,他得到上级指示,要求他守卫德寿宫大韩门。但是,震动京城市内的万岁示威团的呐喊声彻底颠覆了他的人生。

 3月5日,郑浩锡咬开左手无名指,用鲜血画出太极旗,挂在竹棒上出了门。他前往的地方是位于首尔麻浦区大兴洞的弘永学校。在那里,他呼吁学生参与示威。最后,他带领20多名学生来到麻浦孔德洞,通宵展开了万岁运动。

 最终,他被自己所属的日本警方抓获。次年2月27日,他被京城复审法院以违反保安法之罪判处一年监禁,并于当年5月29日刑满出狱。

○网罗男女老少所有职业的全国性示威

 西大门刑务所历史馆馆长朴敬穆(音译)对因涉嫌参与“三·一”运动而被关押在西大门刑务所的1012人的信息进行分析,撰写了《西大门刑务所“三·一”运动关押人员分析》。这一研究报告最新发现,日本帝国主义殖民统治的统治机关行政组织的人员大举参与了“三·一”运动。

 宋在万(音译)曾是忠清南道唐津市大湖芝面事务所的小使,当时因涉嫌主导忠清地区的“三·一”运动“四·四万岁运动”而入狱。曾是庆北安东市礼安面面长的申相面(音译)也因涉嫌有组织地动员地区居民并率领示威队而被警察逮捕。

 对关押人员的职业进行分类后,也出现了全新的结果。足足出现了80多个职业。其中有学生和耶稣教(基督教)牧师及传道士、天道教教士、临济宗佛教僧侣等,他们并不是主导“三·一”运动的集团。经查,成员包括印刷厂职工、店员、古董商、杂货商、马车夫等,超越了职业和阶级。

 “三·一”运动参加者的年龄也非常有趣。在1012人中,能确认年龄的有985人,其中20多岁的最多,占39%。其后依次是30多岁(22%)、40多岁(15%)、10多岁(12%)、50多岁(7%)、60岁以上(2%)。整个日本帝国主义强占时期,西大门刑务所服刑人员中,20多岁的占57%,占压倒性多数,与之形成了对比。

 朴敬穆馆长表示:“‘三·一’运动当时,20多岁年轻人的参与并不少,10多岁和30岁以上等所有年龄段的参与率都比较平均,因而相对来说20多岁年轻人的比重有所下降”,“统计分析客观证明,万岁示威的参加者们超越了职业和年龄,是一场全国性活动。”

○家人和同学一起参与万岁示威

 研究中还确认了很多之前不为人知的女性参加者。特别是,曾是首尔塞佛伦斯医院医学专门学校护士的卢顺京、金孝顺、李信道(音译)等,是学校里的好朋友。她们于1919年12月2日在宗庙前举着用红字写有“朝鲜独立万岁”的旗帜,带领20多名群众主导了万岁示威,最终被捕入狱。人物卡上都写着“京城南大门政医学专科学校附属护理部培养所宿舍”的地址。

 “三·一”运动的呐喊示威在一年多之后的1920年也持续进行。首尔培花女子学校在校生金玛利亚、苏恩淑、安熙京、孙英善(均为音译)等为迎接“三·一”运动一周年,于1920年3月1日在培花女子学校宿舍后面展开了万岁示威。24名女学生同时被警方拘捕,这是史无前例的事情。

 日本帝国主义对参与“三·一”运动的人适用了适用于思想犯的“保安法”。高达90%的入狱者因此被法院判处6个月以上监禁。也有被判10年以上重刑的人物。一些参与者甚至被以“内乱罪”遭到起诉。

 朴敬穆馆长表示:“即使与现在的集会及示威相关法律相比,也可以看出,日本帝国主义下达了过高的刑量”,“希望韩国社会共同分享,像现在的我们一样平凡的他们所开展的伟大的独立运动——‘三·一’运动的真面目。”

 此次研究的成果将在25日在西大门刑务所历史馆举行的学术讨论会“西大门刑务所三·一运动囚犯的现状和特点”上发表。相关研究资料集将于26日在全国图书馆等地发行。


柳原模 onemore@dong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