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contents

THE DONG-A ILBO Logo

韩进海运将于31日破产,海运和造船业在哭泣

韩进海运将于31日破产,海运和造船业在哭泣

Posted February. 17, 2017 07:09,   

Updated February. 17, 2017 07:17

한국어

韩国排名第一、世界排名第七的海运公司韩进海运公司今天收到了法院的破产宣告。设立于1977年的韩进海运,从2011年起因海运业的不景气和高价船费陷入经营困难,去年9月进入法庭管理,怀着没有实现的“运输报国”之梦,走进了历史。招来这一结果的,是韩进迷信于昔日荣华、高价签订船只长期合同的失败经营,和政府执念于金融规定的判断。

无论是去年以自救努力为前提债权团决定支援的大宇造船海洋公司实施的结构调整,还是今年韩进海运的破产,韩国社会失去的最大资产是人。随着大宇造船的裁员余波扩散到中小造船企业,整个造船业已有2万多人失去工作。不要说退休金,就连工资也没有拿到就被赶出门外的辞退工人更是不计其数。拥有液化天然气运输船等核心技术的人力,在日本、中东等竞争国家重新就业,韩国的技术竞争力也受到了损害。

曾经多达1300人的韩进海运员工,现在只剩下了50多人,正在整理被暂时扣押的资产,准备着公司的“葬礼”。被称为海运业一号的釜山中央洞一带,到处贴满了出租广告。在造船海运业基地釜山、蔚山和庆尚南道,叹息变成了眼泪,但在只顾着强调结构调整名份的政府眼中,看到的只是暂时的冲击。

政府动用资金援助实施加强造船海运业竞争力的方案,实属亡羊补牢之举。今年决定用于支持海运业的65000亿韩元资金,超过了当初用于解除韩进海运亏损的4万亿-6万亿韩元的资金缺口。用税收筹措这笔款项,来增加现代商船的资本金,并用来收购枢纽等资产,这些想法意味着结构调整工作本身是在零敲碎打。在产业银行决定用来支援大宇造船海洋的42000亿韩元只剩下3800亿韩元的情况下,还要考虑提供追加资金,真是把银行钱当作了私房钱。

共同民主党前代表文在寅曾说过,“看到处理韩进海运的过程,怒发冲冠。”国民之党前代表安哲秀也警告过,“将在下届政府中就韩进海运事件追究责任。”但眼下最为重要的,不是政治性问责,而是制订方案来挽救濒死的海运业、创造就业机会、给国民经济重新注入活力。这不能光靠金融规定,需要将相关产业和全体经济全盘考虑的超党派决断。现在可不是大选竞争者们隔岸观火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