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contents

THE DONG-A ILBO Logo

朴槿惠政府官僚们又要给大宇造船撒钱

Posted March. 21, 2017 07:10,   

Updated March. 21, 2017 07:19

한국어
  给专损大户大宇造船海洋提供42000亿韩元的血汗税钱后不到一年半,政府又在研究追加提供3万亿韩元资金援助。金融监督院16日召集银行高管们,说明一旦大宇造船破产给国家带来的损失和进行追加支持的必要性,开始点火烧炕。在2015年10月青瓦台西别馆会议上决定向大宇造船提供支持以后,政府一直坚持不会追加提供新的支持,但随着4400亿韩元公司债务还有1个月即将到期之际,开始改口说话。
一旦大宇造船破产,将产生4万余名的失业者和60万亿韩元的亏损,令人担心韩国经济瞬间会栽个大跟斗。市场上流传“4月份危机说”,也是因为美国上调利率、有可能认定韩国为汇率操挫纵国,以及大宇造船公司债务集中在4月份到期等因素。
但着,拿到了巨额血汗税款的大宇造船,其向国民承诺的自救方案却只完成了29%。虽然决定要出售14个子公司,实际上卖掉的却只有两个。大宇造船的大股东KDB产业银行会长李东杰(音译,下同)也声称,“如果大宇造船破产,就会出现57万亿韩元的社会、经济损失,但只要支撑一年,就能回收23万亿韩元,”但人们怀疑,他作为大股东有没有对大宇造船执行自救方案进行彻底的监督。被怀疑做假账的郑成立社长也只收到区区1200万韩元的罚款单。协助做假账金额超过2万亿韩元的高在虎、南相泰前社长们,也领到了接近20亿韩元的退休金。旨在追究大宇造船援助问题而于去年9月举行的“西别馆会议听证会”,也因当时执政党、自由韩国党反对采用证人,在没有查明真相的情况下就结束了会议。真搞不懂,没有人负责任的大宇造船,为什么要国民来掏无穷无尽的血汗税钱来救活它。
经济副总理柳一镐和金融委员长任钟龙不像是在考虑到第四次产业革命时代的产业界宏图,朝着造船业结构调整迈进。他们的思维,也就是想着如果放弃大宇造船,其优惠就会被民间财阀大企业独吞,要不就是先撑到全球经济景气好转时再说的简单想法。结果,在敏感的大选局面下,只能是先把它交给下一届政府再说,才会被人说成是“没有灵魂的官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