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contents

THE DONG-A ILBO Logo

新罗筑城时曾把人作为祭物

Posted May. 17, 2017 07:24,   

Updated May. 17, 2017 07:35

한국어

新罗筑城时曾把人作为祭物
5世纪新罗人在筑城时曾把人当作祭物贡献,相关痕迹首次在庆州月城得到了确认。这是国内首次发现在建造建筑物的过程中曾奉献人身祭物的考古学证据。在4、5世纪麻立干时代,新罗人不仅在积石木槨坟实行殉葬,还在筑造王宫城墙时把人献作祭物。

据国立庆州文化财研究所16日介绍,在月城西侧城墙西门附近的发掘现场,发现了两具成人骨骸。他们被埋在高1.5m米的城墙的基础部分之上。一具被推测为身高165.9厘米的男性遗骨面向正面,另一具性别不明的遗骨(身高159.3厘米)则身子略倾,朝向对方。

挖掘团认为这两具遗骨为供物的理由,是他们的腿和胳膊都伸得很直,骨骸被整齐地放置在城墙延伸的方向。而且,在他们的脚边,还发现了疑似祭器的4件新罗时代陶器。与中国殷商废墟遗迹中发现的人身祭品是被砍掉脑袋的尸身不同,月城遗址的遗骨几乎没有什么外伤。国立庆州文化财研究所学艺研究室长朴允正(音译)表示,“似乎是用毒药杀死之后埋在那里的。”

遗骨下面,有存在过草席之类的草编织物的痕迹,在他们的脸部和身体上还发现了若干树皮。尤其在看向对方的那具遗骨,肩膀上还有用绷带包扎过的痕迹。东亚大学教授(古人骨专业)教授金在贤(音译)解释说:“似乎是先在地面铺上席子,然后安置了尸身。似乎还用薄薄的树皮当作寿衣,遮盖了整个身体。”在略倾向一侧的遗骨的脚踝上,还检测出了疑似皮鞋的蛋白质成分。

最引人注目的,是在城墙里发现遗骨的位置。月城人骨是在西门遗址附近出土的。自古以来,城门被认为是敌军或疾病等灾殃出入的通道,会频繁举行祭典仪式。在扶余罗城的东门附近,曾出土过百济时代用作咒语的男性生殖器木简。月城人骨被埋葬在高10.5米的城墙的基础位置,可能是发挥着被埋在建筑物下端的镇坛具的作用。

2000年在国立庆州博物馆境内统一新罗时代的井中发现过10岁幼童的遗骨,也被推测为某种人身祭物。当时井中出土了多种动物骨殖和土器。学界认为,庆州博物馆的遗骨与建造建筑物过程无关,是因为井的废弃而进行的祭祀。与月城的人骨相比较,祭祀的目的和性格均为不同。

 此次挖掘中,还首次在月城出土了刻有干支的木简。木简上的文字被确认为“丙午年”,应是法兴王13年(526年)或真平王8年(586年)。如果确认是法兴王13年,则比城山山城出土的木简年代更早,将是三国时代最古老的木简。

同时,还发现了围有头巾、疑似伊朗粟特人的6世纪土偶。虽然在挂陵武人像和庆州龙江洞古坟等地也出现过貌似西域人的雕像,但那些都是统一新罗时代的遗物。新出土的土偶,可以视为早在三国统一之前新罗人就与西域进行交流的证据。



金相雲 sukim@dong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