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contents

THE DONG-A ILBO Logo

青瓦台不要发起舆论战来影响朴槿惠-李在镕贿赂案的审判

青瓦台不要发起舆论战来影响朴槿惠-李在镕贿赂案的审判

Posted July. 17, 2017 07:19,   

Updated July. 17, 2017 07:24

한국어

青瓦台14日突然公布了一份“考虑支持三星集团经营权继承”的备忘录,并称推测是由朴槿惠政府民政首席秘书室起草的。据称,总共有300多份资料交给了总统纪录官,并将抄本交给了朴英秀领导的特别检察组。青瓦台发言人朴洙贤表示;“3日在整理民政首席官室时从某个书柜中发现的。”

青瓦台公布的三星备忘录里,有以下内容:“继承三星经营权局面→可用作机会,把握在继承经营权局面里三星需要什么,能帮的要帮,同时也要寻求诱导三星为国家经济能作更多贡献的方案,政府在解决三星所面临课题方面能够发挥相当大作用。”乍一看,这一备忘给人的印象,它是前总统朴槿惠通过民政首席秘书禹柄宇帮助三星解决继承经营权问题的实质证据。

但要作为刑事审判的证据,这一备忘有很多缺陷。难以了解,备忘录是谁、在什么情况下起草的。即便一如青瓦台公布是民政首席室某人所起草,是否根据总统的指示写下,还是起草者为了向总统报告而整理的思路?都不清晰。如果是起草者整理自己的思路,事实上有没有向总统报告过?即便作了报告,朴槿惠有没有指示照此执行?也无从知晓。司法界有很多人认为,这一备忘录很难成为贿赂罪的证据。

 首尔中央地方法院第27号刑事合议庭(庭长法官金镇东)曾表示:“李在镕一案的终审日期暂定于下个月2日。”如果按期终审,距今只有半个月时间了。三星副会长李在镕的一审拘留时间将在下个月27日到期。考虑到从终审到宣判通常需要一到两周时间,即便终审推迟,最多也就推迟一周左右。要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调查这一备忘录的起草者和起草前后情况,并不容易。青瓦台对此也并非不知道。这种情况下,青瓦台邀请电视台实况转播来公布相关资料,只能看作是要形成负面舆论,给朴前总统和李在镕贿赂案审判施加压力。

 最早曾驳回拘捕李在镕命令的负责拘捕令的法官也因极其严重的人格攻击性的人肉搜索和批评饱受折磨。负责李在镕一案的法庭所受到的压力,无疑比他大得无法比较。但是,这一审判将是一场在历史上一再回味的审判。法庭必须只根据法律和良心,依靠证据作出判断,以免留下舆论审判的污名。青瓦台也要维护最高机关的形象,审慎发动可能招致妨碍三权分立争议的舆论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