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contents

THE DONG-A ILBO Logo

减少特别活动费却又增加业务费和特定费——增加私房钱的小伎俩

减少特别活动费却又增加业务费和特定费——增加私房钱的小伎俩

Posted October. 02, 2018 08:01   

Updated October. 02, 2018 08:01

한국어

政府机关意识到了针对特殊活动费的负面舆论,正在减少明年预算中的特别活动费,并大幅度增加业务推进费(业务费)和特定业务经费(特定费)。《东亚日报》采访组对明年预算案进行了分析,结果显示,就政府各方面费用而由,特别活动费削减了9%(292亿韩元),但业务费增加了3.1%(58亿韩元),特定费也增加了5%(384亿韩元)。最终,与2018年的预算相比,三项费用共增加150亿韩元。这无疑是用“挖东补西”的方式将国民税金用作私房钱的伎俩。

去年5月执政以来,在检察机关爆出“特殊活动费红包晚餐事件”后,文在寅政府宣布将改正错误的惯例和制度,2018年的预算与2017年相比,减少了710亿韩元的特别活动费、208亿韩元的业务费,但增加了特定费402亿韩元,总共减少了516亿韩元。去年,编制业务费的53家机构中有50家提出了削减案。但在明年的预算案中,减少业务费和特定费的机构分别只减少了5家和4家。现政权执政第一年“勒紧裤腰带”、“透明使用公款”的承诺刚过了一年就变得不了了之。

这三项预算以前是统称为“难以透露支出内容的经费”办公费,自1994年被废除后,一直分为特别活动费、业务费、特定费等三项进行编制。业务费和特定费虽然是凭证和公开对象,但特定费中有不少是无需凭证直接支付给个人的月薪。朴槿惠政府执政时期,宪法法院院长候选人在担任宪法法院法官时,曾以个人名义使用每月400万韩元的特定费用,因此引发了争议并被迫辞职。国会的特别活动费在市民团体和媒体的集中监视下,在被发现存在挪作工资等情况后,实际上已被废除,但是政府高级别公务员的特别活动费等实际上仍然游离于国民的监视之外。

明年这三个项目的预算加起来超过了13000亿韩元。这还是扣除了国家情报院特别活动费的金额。现在应该取消“看不见的资金”制度。这是旧时代官员们享受的特权和积弊。除国家安保等特殊领域的特别活动费外,其他活动费应全部废除,即便是必要的活动费也应编制单一名目,向纳税人公开法人信用卡使用凭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