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contents

THE DONG-A ILBO Logo

韩国军队主导的未来联合司令部,取决于我们的“能力”而不是“意志”

韩国军队主导的未来联合司令部,取决于我们的“能力”而不是“意志”

Posted November. 01, 2018 08:04   

Updated November. 01, 2018 08:04

한국어

韩国国防部长官郑京斗和美国国防部长詹姆斯·马蒂斯昨天在华盛顿举行韩美年度安保协议会,批准了旨在将战时作战指挥权移交给韩国军队的未来联合司令部的成立方案。作战权移交以后,未来联合司令部将代替韩美联合司令部,司令将由韩国军大将担任,副司令官由美军大将担任。除了上述上级指挥架构以外,大部分部门决定维持现有的体制。两国部长还决定推迟原定12月进行的“警戒王牌”空军联合军事演习。

根据此次韩美国防部长的协议,作战权移交计划进一步了接近文在寅政府任期内的2022年完成的目标。特别是就未来联合司令部的指挥架构问题,虽然很多人曾经预测,因为美军从来不接受他国军队的指挥,因此这次也很难达成协议,但双方全面就韩国军司令体制达成了协议。对于美国来说,在双方同意由韩国军拥有作战指挥权、主导联合防卫体制的情况下,美军很难占着司令的位置不放。

韩美两国还制定了战时作战权移交之后适用的联合防卫方针。据悉,方针中包含了驻韩美军继续驻扎在韩国、韩美联合司令部并非解决而由未来联合司令部维持的局面,美军在有事时保障韩半岛增援战斗力的内容。国防部期待说:“可以一举消除国民对战时作战指挥权移交后的安保忧虑。”但是,韩美联合司令部指挥体制的根本性变化带来的安保弱化忧虑不会轻易消除。

根据韩美在2014年达成协议的“根据条件移交作战权”原则,韩国军队必须具备主导联合防卫的能力和应对北韩核、导弹的能力。尽管如此,韩美联合训练仍在接连中断,韩国政府表示,应对北韩核武器的核心能力“三轴体系”的构建计划“将与北韩无核化进程相联系,进行变通的研讨”,表现出缩小的态度。此外,美国总统特朗普的“美国优先主义同盟观”这一潜在风险仍然存在。必须事先防范美国要求韩国增加分摊防卫费和战略资产费用、进而撤走驻韩美军的压力。

在这种流动的安保环境下,作战权的移交、未来安保司令部的创建,也不能完全按照韩国政府的意愿来。韩国军队肩负责任,其前提是有充分的能力承担责任。另外,其能力要与不明确的北韩无核化区分开来构筑。如果北韩脱离无核化,要恢复已经崩溃的安保并非易事。两国此次也没有具体确定战时作战指挥权的移交时间,也是出于这个原因。安保不允许有实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