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contents

THE DONG-A ILBO Logo

兰博基尼车和劳力士表……结束国情院不幸的道路

兰博基尼车和劳力士表……结束国情院不幸的道路

Posted November. 05, 2018 07:43   

Updated November. 05, 2018 07:43

한국어

“有事请求帮忙。我们不是朋友吗?”

“在我需要的时候连电话也不接,我不认为是朋友。”

这是以真人实事为题材的好莱坞电影《猎杀本·拉登(Zero dark thirty》的一个场面。美国中央情报局特工在深夜向在科威特的夜总会里担任情报员的阿拉伯人请求帮忙,但遭到了拒绝。在追踪9·11恐怖事件的主犯本·拉登的藏身之处时,该特工要求立即前往兰博基尼销售点确认友情。情报员挑选了黄色的一款。这是40万美元(约4亿4700万韩元)左右的最贵一款。当时,这名特工已经说服中央情报局的上司,拿到了活动经费。

这名特工把汽车和一张纸条一起递过去,要求“找到电话号码”。上面写着本·拉登最亲近的母亲的名字。不久后,得到号码的中央情报局通过通话明细和位置追踪,发现其母亲几个月内使用了6部电话机且从不重复使用同一部手机的异常情况。根据这一线索,中央情报局找到了本·拉登在阿富汗的藏身之处,并在2011年5月将其击毙。

韩国电影《特工》根据以国家情报院“黑金星”特工身份活动的朴采瑞(音)在入狱期间所写的手记为基础制作而成,其中有朴采瑞向保卫部实权人物赠送两块劳力士手表、从而在安排他首次与时任北韩国防委员长金正日见面方面起到决定性作用的画面。朴采瑞了解到,该实权人物的儿子和女儿即将举行婚礼,但因经济原因买不起结婚用品。朴采瑞用2000万韩元从用国情院活动经费成立的商社中购买了几可乱真的假货。正品的价格是7万美元(约7800万韩元)。保卫部实权人物的态度发生了变化,表示“只要共和国的法律允许,我都会帮忙。”

展开“秘密战争”的情报机构,很多时候因为经费的用途而决定行动成败。但是,如果看到检察机关今年2月起诉、目前正在审判的“挪用对北韩活动经费事件”,就会哑口无言。据悉,曾担任对北韩工作团团长、局长、次长等职务的国情院高级干部,在保守政权时期用活动经费安排了首尔市内最高级酒店的套房,让国情院院长私自使用。为了不把使用活动经费的明细报告给国情院基调室,还修改了对北韩工作局的内部方针。本应用于收集北韩核及最高层情报的资金被用于乱七八糟的地方。

为了防止这一情况,国情院法修改案于今年1月被提交到国会。85名执政党共同民主党议员提出了该议案。其中有条款规定,必须向国会情报委员会报告国情院此前没有处理过的对北韩工作费支出结果。院长批准的单独机密预算执行明细,如有情报委员会三分之二以上人员要求,就必须向情报委员会报告。议会可以像美国一样控制情报机关的预算和活动。可以说,将由此创造防止情报机关滥用权力、情报机构不受政权交替影响、可以进行一贯的情报收集活动的条件。

将审议该修改案的情报委员会委员长是在野党。国情院只能缩手缩脚。但是,修正案已经连续10个月没有提交给情报委员会。在野党一边担心对共调查弱化,一边对修正案不感兴趣。

“过去议员们对有关国家情报的问题表示,了解得越少越好。……现在需要努力了解更多而不是更少,而且要承受由此带来的危险。”这是美国上个世纪70年代中期国会刚开始讨论加强对中央情报局的控制时,在野党领导人所说的话。就算是为了结束国情院反复发生的不幸事件,现在韩国国会也应该承担了解更多的负担。


鄭元洙 needjung@dong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