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contents

THE DONG-A ILBO Logo

明年举行议会选举,朝野展开“大米目标价格”拉锯战

明年举行议会选举,朝野展开“大米目标价格”拉锯战

Posted February. 02, 2019 07:28   

Updated February. 02, 2019 09:29

한국어

“韩国的大米价格不是由市场决定,而是由汝矣岛决定的。”

也就是说,如果到社区超市,每个大米袋上都写着的消费者价格,并不是根据大米需求和大米农户的生产量而形成的自然价格,而是受到了朝野政界就价格所达成的协议的巨大影响。

政治圈达成协议的大米价格是指保全大米农户收入的变动直接支付金基准的“目标价格”。如果这个目标价格高,变动直接补贴就会增加,这虽然对农户有利,但需要大量国家资金。相反,如果目标价格低,变动直接补贴就会减少,虽然财政负担会减轻,但是对农户不利。

由于这种结构,执政党想把目标价控制在一定水平,而在野党则想提高目标价格,双方因此发生冲突。为了得到这个目标值决定的直接补贴,越来越多的农户开始生产大米,受此影响大米供应过剩。如果放任不管,价格可能会暴跌,政治圈会介入。因此,价格出现扭曲的恶性循环。

○受“汝矣岛协议”左右的韩国米价

全国地方自治团体每年2月、通常在春节前通过农协支付“大米变动直接补贴”,以保全农民的收入。由于今年国会未能就成为该直接支付金基准的目标价格达成协议,所以连支付与否也未能预测。国会计划在2月内确定新的目标价格。但是朝野之间分歧很大。如果这样下去,预计支付给2018年产大米的2533亿韩元预算有可能找不到用处。面临明年议会选举,国会似乎更受选票的左右。今年还预告了大米直接支付制的改革,因此争议很有可能会持续下去。

大米价格开始受到政治影响可以追溯到政府购买大米生产量的20%至30%并调整价格的1950年实行收购制度时。当时,粮食管理法出台后,最初征得国会同意,政府决定收购价。1972年废除国会同意制,由总统单独批准。1988年,再次改为需要得到国会同意。

每年秋粮的收购价和收购量决定后,阵痛加剧。因要求追加收购和提高收购价格的示威,地方自治团体陷入了困境。农民们把没有脱壳的稻谷装在80公斤装的袋子里,堆满在市、郡厅前院,举行“夜间示威”。收割结束后始于11月开始的示威有时会从年底延续到第二年,持续到1~2月。

政府每次都试图改革收购制度。每当这时,国会议员和总统选举总是重叠在一起,农民团体的抗议也愈演愈烈,最终改革成为“没有发生过的事情”。

收购制度最终在2005年以强调自由贸易的世界贸易组织磋商为契机被废除。政府虽然说这是“良政改革”,但未能激活市场功能。政府仍然购买部分收获期生产的大米,以阻止价格下跌,并为保全农民收入,制定目标价并支付了直接补贴。

○“吃税河马”的直接补贴制需要修改

根据大米变动直接支付金这一制度,每年制定大米目标价格,如果大米价格达不到这一标准,就补偿其差额。目标价格和实际米价差的85%由固定直接补贴和浮动直接补贴两种补贴。固定补偿金是根据大米种植面积支付的固定金额。相反,变动直接支付金随着市场米价和目标价格的联动,其规模每年都参差不齐。从2011年开始,3年内生产的大米与目标价几乎没有差距,因此没有直接支付金。相反,2016年生产的大米因市价暴跌,与目标价的差距拉大,国库投入1.49万亿韩元直接补贴金。可以说,大米补贴是“吃税金的河马”。

国会应每5年制定浮动直接补贴标准的目标价格,但迄今未能就2018~2022年生产的大米适用的目标价格达成一致。政府和执政党在去年11月向国会提出了80公斤19.6万韩元的目标价格。相反,在野党主张的目标价格却比这个高出很多。民主和平党是24.5万韩元,自由韩国党24万韩元,正义党22.3万韩元。

政治圈正在为明年的国会选举做准备。国会农林水产海洋委员会所属国会议员地区的大部分地区都是大米产地。相反,政府担心如果提高目标价格,日后会过度支付税金。今年政府正在讨论废除现行直接支付制,改编为新的公益型直接支付制的方案。但是获得国会通过并不容易。

首尔大学农业经济社会学部教授李泰浩(音译)表示:“如果大米目标价格高于市场价格,就会刺激生产过剩,因此应该停止变动直接补贴。”“不论种粮、种田,都需按面积发放统一的固定直补金,对小规模农户要高估支付金额,以保护小农。”


崔惠? herstory@dong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