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contents

THE DONG-A ILBO Logo

挽救了公司和工人的美国GM工会的灵活性

Posted March. 05, 2018 07:55   

Updated March. 05, 2018 07:55

한국어

2007年,包括通用汽车(GM)在内的美国汽车三巨头企业劳动者的每小时工资(包括福利费等间接费用)为73.2美元。当时,美国国内三家日本汽车公司的平均每小时工资为47.6美元,高出54%左右。高费用结构是削弱GM竞争力的主要原因。

 当时,通用汽车为了克服危机,主要致力于小型卡车和大型汽车,而被排除在美国工厂生产线之外的小型汽车,主要在韩国GM工厂进行生产。这就是美国总公司在经历危机的时候,韩国通用起到“cash cow(现金牛)”作用的原因。

 目前,美国和韩国通用的情况与11年前截然相反。虽然GM复活了,但韩国通用的事业持续不透明。

 2007年,GM工厂集中在高价汽车上的战略只是歪曲了产品结构,并没有取得太大的效果。第二年,金融危机爆发,2009年GM最终破产。去年10月,这样的通用汽车股价创下了历史最高值,重新成为了坚实的公司。专家们指出,带动GM复活的核心因素之一是灵活的工会。去年访问GM底特律总公司的韩国汽车产业协会会长金容根表示,“在经历金融危机和破产时,GM工会意识到‘公司倒闭了,工会也会倒闭’,之后灵活地进行了变通。”

“通用危机论”扩散的2007年,GM工会就引进双重工资制(dual wages)达成了协议。新入公司的人员只能得到现有工人工资的50%。把工人分成两组,适用各自的工资体系。与美国不同,包括韩国GM在内的国内主要汽车企业只拥有单一工资体系。通用在引进双重工资制的同时,到2015年为止冻结了工资。

 2009年通用破产后,美国政府以支援条件为由要求进行严酷的结构调整。同年3月,GM解雇了相当于生产工人12%的7500人。在结构调整的同时,工会也同意减少过度的福利优惠。灵活地改变劳动形态也是在这个时候。外部人力利用和追加劳动的限制消失了。根据车辆需求,雇佣临时职工,增加生产,这种敏捷的应对方式得以实现。在对生产线或工厂执勤人员进行重新部署的时候,公司的决定也必须要得到工会的同意,这一点与韩国GM工会大有不同。在严酷的结构调整后,通用开始慢慢复苏。GM的美国国内生产从2009年的119万辆增加到2014年的210万辆。

 汽车业界认为,韩国通用应该把GM克服危机的做法当作他山之石。也就是说,工会应该表现出更灵活的姿态。在集体劳动合同中,维持被称为工会的“现代版荫袭制”的“雇用世袭”条款这一点成为了舆论的谴责对象。雇佣劳动部确认了韩国GM集体合同中存在优先聘用工会会员子女的条款,并在去年1月下达了纠正命令。这是在雇佣世袭是违反雇佣政策基本法(第七条)等相关法规的法院判例之后采取的措施。之后,虽然韩国通用劳资双方承诺“将自行改善”,但至今始终没有变化。

 很多人认为,应该趁这个机会修改一下被认为是每年劳资纠纷反复的原因之一的“罢工太过容易的老惯例”。韩国GM劳资双方每年都进行劳资谈判。通用方面的交涉周期为4年。如果罢工,工会人员占领工厂阻止替代工作本身俨然是非法的。但是唯独在韩国,这已默许成为惯例。KAIST技术经营商学院教授李炳泰(音)表示:“为了构筑合理的劳资关系,不容忍非法行为等政府的作用也很重要。”

 另外,据悉,韩国通用在2日为止受理自愿退休的结果显示,全体职员的15%2400多人进行了申请。面临倒闭的群山工厂、富平昌原工厂也有1000多人申请了。据此,有人预测,在没有进行人为结构调整的情况下,将群山工厂的员工安排到其他工厂即可。这也是工会同意群山工厂关闭和人力转换配置后才可能的部分。


韓友信 hanwshin@donga.com · 柳聖烈 ryu@dong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