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contents

THE DONG-A ILBO Logo

开馆30周年纪念展进行得热火朝天的日本东京“高丽美术馆”

开馆30周年纪念展进行得热火朝天的日本东京“高丽美术馆”

Posted October. 08, 2018 08:26   

Updated October. 08, 2018 08:26

한국어

在日本京都市北部寂静的住宅区,最显眼的还是被传统的韩国式基瓦和围墙围住的3层建筑物。这就是只展示韩国文化遗产的海外唯一的博物馆—高丽美术馆。进入里面之后,似曾相识的5层石塔高兴地“迎客”。高丽美术馆常任理事郑熙斗(59岁,音)解释说:“在统一新罗后期,高丽前期样式的这座塔在1910年被日本帝国主义掠夺走,之后又重新要回来的。”从他不停地抚摸塔的基台(塔座)的手可以看出,他对该塔的深厚感情。

“当时这座塔倒塌在神户的一户富贵人家的前庭,闲置着没人管。父亲花了10年的时间说服户主之后,终于要了回来。我们美术馆的收藏品每一件都有这样的故事隐藏在背后。”

 高丽美术馆是郑氏的父亲—旅日侨胞郑诏文(1918~1989年)耗尽私人财产在1988年10月25日建造的,收藏着陶瓷器、书籍、绘画等1700多件韩国文化遗产。今年高丽美术馆迎来了开馆30周年。上月7日访问的高丽美术馆正在热火朝天地举行30周年纪念展“郑诏文和高丽美术馆”。

 在持续到12月的纪念展上,将展出郑诏文格外珍惜的80多件藏品。其中,郑诏文最喜爱的作品是帆船和画着鱼的质朴的铁丝缸。据说,他生前经常说:“即使乘坐这种帆船,也想踏上故乡的土地。”高丽美术馆将该缸上画着的帆船图案作为LOGO,也是出于这个原因。

 经历根深蒂固的区别对待的郑诏文先生,相信通过文化遗产进行的韩日交流存在治愈之路。他先后32次,与1万名日本人一同进行了寻找在日本历史上留下的韩国文化的痕迹的实地考察。建造一个向日本人介绍韩国文化的博物馆是他一生的目标。日本的文豪司马辽太郎(1923 ~ 1996年)为他的热情所叹服,并写下了“期必 朝鲜美术馆”的毛笔字作为礼物送给了他。

“我们曾提议在涧松美术馆中以我们的收藏品在首尔举行特别展,虽然我们费劲了心思,但最后对方还是拒绝了。或许是因为我们的美术馆是从向日本人介绍韩国的文化的宗旨出发而建造的。实际上,我们的美术馆的游客的四分之三都是与韩国毫无关系的纯粹的日本人。”(郑理事)

 正因如此,展现韩日文化交流的历史的《朝鲜通信使行列图》是一件具有特殊意义的珍藏品。去年10月,收藏中也有2件行列图被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世界纪录遗产目录。郑理事表示:“虽然两个国家之间打了数百年的战争,但正如在法国设有德国文化展示馆,在德国也设有法国展览馆一样,希望韩日关系也能朝着理解彼此的文化并一齐发展的方向前进。”


东京=李智云记者 easy@dong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