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contents

THE DONG-A ILBO Logo

平昌冬奥会体育场设施的事后利用成为必须要解决的一大难题

平昌冬奥会体育场设施的事后利用成为必须要解决的一大难题

Posted February. 28, 2018 08:17   

Updated February. 28, 2018 08:17

한국어

庆典取得了圆满成功。但是从现在开始,也留下了必须要解决的难题。这就是在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IOC)及各国运动员那里获得好评的体育场设施的事后利用。

 在2月9日至25日期间举行的2018平昌冬奥会上,韩国代表团在历届最多的6个项目上获得了最多的奖牌(17枚),这主要得益于非常优秀的设施。但是事后的使用对策还没有出台。在这种情况下,每年需要投入数十至数百亿韩元的税金。政府和江原道、平昌冬季奥运会组织委员会、各经济团体正在碰面进行协商,但仍未能找到解决方案。

○ 每年数十亿韩元的赤字将成为现实

 在平昌奥运会的12个体育场中,管理主体没有确定的有4处。其中之一的旌善高山滑雪中心也将按照当初的计划进行复原。为了举办只有几天的比赛,耗费了2064亿韩元,在复原过程中,又需要花费近1000亿韩元的费用。如果这一设施保留下来,每年需要约37亿韩元的维护费用。

 另外3处尚没有确定管理主体的江陵速滑比赛场地和江陵冰球中心、阿尔卑西亚滑行中心等,将作为国家队训练设施等进行利用。蓝图虽然十分美丽,但是仍存在着维护费用等问题。江原道方面将劳务委托给了韩国产业战略研究院,在维护江陵速滑体育馆方面,每年需要投入22.54亿韩元。江陵冰球中心和奥林匹克滑行中心每年分别需要投入21.43亿万韩元和9亿韩元的维护费。

 设施的实际所有者江原道要求增加国家经费。但是政府的立场是对此很难接受。

 建设体育场设施当时,江原道和政府方面分别承担了75%和25%的费用。江原道在维护费方面也要求同样的比率。但是据悉,企划财政部坚持认为,与此相反,主张国家费用承担25%、地方费用75%,最近做出让步双方各承担50%。

 江陵冰上竞技场和江陵冰壶中心的管理主体江陵市开始有所行动。江陵市市长崔明熙26日表示:“如果对国道费进行一定规模的支援,将积极研究江陵市直营的方案。”但这只是国税或地方税的差别而已,为了维护设施而使用国民税金的事实本身不会发生改变。

○ 把钱都转嫁出去了,却没有实际使用方案

 平昌冬奥会设施的“事后利用方案”无法达成一致的最大原因是,设施有余而实际上使用它的人却没有。

 江陵速滑体育馆、江陵冰上竞技场、江陵冰球中心等均将被用作多功能体育休闲设施或文化场所。体育场的性质虽大同小异,但使用目的是一致的。以2017年末为基准,江陵市人口为21.3952万人。即使江陵市民常常利用,设施也会富余很多。

 平昌组织委员会委员长李熙范表示:“2022年冬奥会将在中国北京举行,为了在那时候能更有效的利用平昌和江陵的优秀设施,将尽最大努力。”江原道知事崔文洵也说:“将推进2021年冬季亚运会的方案。”

 但是,这种一次性活动对财政的帮助只是微不足道的。美国盐湖城和加拿大卡尔加里等的奥运会设施在一年里,居民们的脚步络绎不绝。即使有盈利的设施,即使出现了赤字,也不会对地方自治团体造成很大的负担。

 一位冰上相关人士表示:“在3年前出现分散举办的讨论时,如果将一些设施引入到首都地区或江原道内的其他城市,就不会陷入像现在这样困难的处境。”


李憲宰 uni@dong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