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contents

THE DONG-A ILBO Logo

“北韩发掘‘檀君陵’之后,灌输韩民族始于檀君的单一民族观念”

“北韩发掘‘檀君陵’之后,灌输韩民族始于檀君的单一民族观念”

Posted May. 16, 2018 08:07   

Updated May. 16, 2018 08:07

한국어

“随着南北韩关系急速发展,共同发掘和研究文物的计划如同雨后春笋般地不断涌现。但如果像现在这样众口难防的话,只会是给北韩方面提供研究费名义的现金,很难取得成果。”

曾在2001年至2014年期间作为支石墓专家10多次访问北韩、从事支石墓和古朝鲜调查的世宗大学历史学科教授河文植(音译,58岁),对最近升温的南北历史研究交流发出了逆耳忠言。

据河文植14日透露,朝鲜社会科学院下属的朝鲜历史学学会和朝鲜考古学研究所对韩国学者发出了邀请。但是,在韩国希望进行共同研究的历史相关机构、学术团体却数不胜数。北韩方面就研究挖掘的这一主题,以“能出多少钱”的方式,选择能够多出资金的地方,抬高了事业费。河文植解释说,决定成败的是“交给北方的现金数额”。据说,物品方面,北韩最喜欢的是“笔记本电脑”。

因此,河文植指出,如果想取得为南北学术交流作出贡献的成果,就需要对韩国学者的要求也进行“整理”。他强调:“韩国成立工作组,打造出指挥塔,才能在共同挖掘和研究有关的谈判中不北韩朝鲜摆布。”

他以南北共同发掘的模范事例——开城满月台发掘工作为例指出,应该回顾一下韩方取得了什么成果。他说:“曾经有人提议把在满月台挖出的高丽遗物在平昌冬奥会期间进行展览,但最终告吹。我们在人力和发掘、研究费用方面做出了巨大贡献,但有关展览的要求没有得到反映。”

南方今年1月曾提议,在南方展示南北共同发掘的世界最古老的金属活字等文物。但北方却以时间紧迫、程序复杂为由表示拒绝。结果,在此次展示会上,北韩的文物只展示了照片。

河文植还指出,应该仔细检查此前进行的南北合作事业的成果。“不是通过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援助了北韩的文物保护吗?相关设备也送到了,但据我所知,连数据都没有提供。另外一项事业也连像样的研究中期报告都没有。既然投入了人力和资源,难道不应该有报告进展情况如何的文件吗?”

此外,河文植还强调了防止北韩损害支石墓和古朝鲜遗迹的对策。据悉,北韩学界由于缺少挖出支石墓盖石的装备和预算,出现了直接挖土进行发挖的倾向。也就是说,这一过程存在遗迹受到损毁的可能。


趙鍾燁 jjj@dong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