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contents

THE DONG-A ILBO Logo

因房价暴涨而患上“房地产忧郁症”的社会

因房价暴涨而患上“房地产忧郁症”的社会

Posted September. 06, 2018 08:07   

Updated September. 06, 2018 08:07

한국어

首尔,其中更是以江南为中心,暴涨的房价让大多数国民感到虚脱。坚信政府会控制房价而推迟买房的人们呼天抢地,后悔不已。不用说房客们购买房子的梦想变得更加遥远,还听说就连有房子的人也感到相对的被剥夺感。因为没在房价上涨的地区买房或过早地卖掉了房子,夫妻间吵架互相埋怨“都怪你”,导致家庭不和。

想想有些人干坐着几个月间就赚了1亿韩元,而自己每周工作52个小时干了整整一年也攒不下1000万韩元,不,甚至攒不起100万韩元,谁还会有工作的欲望呢? 甚至有人说,至少有一半国民患上了“房地产抑郁症”。不管怎么高喊收入主导增长,但在因房价暴涨而不劳而获面前爬行般增加的劳动收入,没有任何意义。

今年要想用4人家庭中等收入(425万韩元)购买首尔地区一套均价(69159万韩元)公寓,必须在12年8个月期间不花一分钱全部攒起来。随着青年们纷纷放弃自己的房子,甚至出现了放弃恋爱、结婚、生育的多米诺效应。在首尔拥有住宅的老一辈,也没有因为房价的上涨而感到幸福。退休后没有收入,只有孤零零一栋房子,但是因为房价上涨,没有能力承担税金的上涨。即使想加入住宅年金,但看到等待继承房子的子女们的眼色,也不能这样做。

尽管如此,在地方上拥有住宅的人们对在首尔拥有房子、在首尔江南拥有房子的人已不仅仅是羡慕,目光里甚至带着嫉妒。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后,房价一度大幅下跌,出生率也持续低迷,韩国的房地产不败神话也曾破灭过,结果现在再次复苏、熊熊燃烧。将住宅视为不败的安全资产、有钱没钱悉数砸入的投机行为,已经威胁到了宏观经济的健康发展。

房价暴涨,不仅导致家庭不和,还超出社会抵触情绪的程度,发展成为社会矛盾的因素。在稳定房价方面,政府和朝野不能分开。特别是,在野党也不应把政府房地产政策的失败当作政治上的利好因素,而应以合作的姿态拿出建设性对策。事实上,上届政府为刺激经济,宣称“举债买房”,所采取的过度的房地产扶持政策,也不无责任。政治的目的是营造至少有工作乐趣的社会。一个国家,没有比认为工作没意义的国民越来越多、社会充满投机心理更为担心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