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contents

THE DONG-A ILBO Logo

月亮的慰藉

Posted January. 09, 2019 07:33   

Updated January. 09, 2019 07:33

한국어

  曾经有一段时间,月出的歌曲在安慰我们。1924年发表的第一首韩国童谣《半月》也是如此。有着“一棵桂树、一只兔子”的月亮,是“不带桅杆、没有撑篙”驶向茫茫大海的小船。尽管作曲家尹克荣说,“这是听到出嫁的大姐去世的讣告后怀着凄凉的心情创作的”,但人们却与此毫不相关地从这首歌中得到了安慰。这首童谣唤起了日本帝国主义强占时期失去祖国的悲伤,在光复后的每个历史的关键时刻,这首歌也都成了人们的安慰。

 虽然脉络有些不同,但英国摇滚乐队“粉红弗洛伊德的月亮”也同样安慰着我们。1973年发行的专辑《月之暗面(Dark Side of the Moon)》中收录的《脑损伤(Brain damage》尤其如此。“如果你的头随太多黑暗的预示爆炸 / 我会在月之暗面与你相见”“如果云进烈,雷声贯耳,你哭喊而似乎无人听闻 / 我会在月之暗面与你相见。”

 “粉色弗洛伊德”所说的“月之暗面”是用来表达人类的黑暗情绪或冲动的隐喻。这首歌是一首安慰人心的歌曲,因为“我”也是如此,所以完全可以理解被黑暗情绪和冲动折磨的“你”。

 就这样,月亮对我们来说既是神话又是隐喻。它是桂树和兔子生活的一条船,是人类本性的黑暗面。但科学文明终究打破了神话和隐喻。50年前,美国发射的“阿波罗11号”打破了尹克荣所说的桂花和兔子神话,现在中国发射的“嫦娥4号”在月球背面着陆,打破了“粉红弗洛伊德”对人类本性黑暗面的隐喻。兔子的神话只留下了探测月亮背面的“玉兔”这一机器人的名字。隐喻和神话总是被科学打破。虽然它被称作发展,但我们因此失去了隐喻和神话,变得更加贫穷。贫穷的尽头在哪里? 文学评论家·全北大学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