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contents

THE DONG-A ILBO Logo

成为马桶的黄金

Posted January. 10, 2019 08:02   

Updated January. 10, 2019 08:02

한국어

1917年,马塞尔·杜尚在店里买的男子小便器上签上大名,然后以《泉》为题在纽约的一个展览上展出。当时的目的,是询问艺术家不亲自绘制或创作,只选择某种东西的行为能否成为艺术,经过无数次争论,评审团终于举起了他的手表示同意。杜尚是第一个证明被命名为“现成品(READY MADE)”的成品也可以根据作家的选择成为艺术的艺术家。

大约100年后,意大利奇才艺术家莫瑞吉奥·卡特兰用18K黄金做成马桶,安装在纽约古根海姆美术馆五层。如果说杜尚是把普通的便器带到美术馆成为欣赏对象,那么卡特兰则赋予了昂贵的黄金以马桶的功能,使其成为体验型艺术。也就是说,在美术馆公共卫生间里设置了只有0.1%上流阶层才能使用的超豪华黄金马桶,供所有人使用。作家将作品的意义解释交给了观众,但通过《美国》的题目,强烈讽刺了发生在世界经济大国美国的经济不均衡、财富世袭和美国梦的幻像等。

设立“黄金马桶”的第二年,古根海姆美术馆就收到了白宫的邀请,希望借到一幅文森特·梵高的风景画。目的是装饰特朗普夫妇的卧室。美术馆首席馆长回信说:“虽然不能借出梵高的画,但如果需要,可以借给卡特兰的黄金马桶。”同时还补充称,它虽然是马桶,它同时也是具有完美功能的艺术品,仅材料费就超过100万美元。

美术馆认为,梵高的绘画作品不应该挂在少数有权人或有钱人的卧室墙壁上,而是应该放在所有人都可以享有的美术馆里。作家也向喜欢黄金装饰的富豪出身的美国总统表示,将永久提供该作品,但白宫此后没有给出任何答复。如果说100多年前杜尚的马桶提出了美术概念的问题,那么卡特兰的马桶则让我们想到了我们这个时代美术的作用。 美术评论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