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contents

THE DONG-A ILBO Logo

文政府以收入为主的增长,靠“大把花税钱”成不了新经济模式

文政府以收入为主的增长,靠“大把花税钱”成不了新经济模式

Posted July. 26, 2017 09:07,   

Updated July. 26, 2017 09:09

한국어

文在寅政府昨天在国务会议上将提高家庭收入带动经济增长的所谓“消费主导型增长”确立为新政府的经济政策方向。这是一项新的政策,旨在通过到2020年将最低时薪提高到10000韩元、对0~5岁的儿童提供儿童报酬等扩大政府财政支出以积极介入分配,从而以增加收入来恢复消费和内需,实现3%左右的经济增长。如同文在寅总统所说的“(经济政策的方向)是我们经济增长模式全面大转变的宣言”,这与右派政府的出口主导型增长政策或以解除限制为中心的政策不同,来了个180度大转弯。

从前以出口为主导的追赶发达国家的经济模式下,韩国已经难以实现增长,两极分化现象严重,导致社会矛盾激化,政府的这一现实认识不能不说是正确的。想要缩小韩国社会蔓延的家庭和企业、大企业和中小企业、内需和出口之间的差距,仅靠现有的以产业为中心的政策,分明有着其局限性,这也是事实。如果能够通过改善分配,让家庭可支配的钱增加,然后带动内需,增加就业岗位,实现良性循环,这将成为韩国经济新的模式。

但是,在世界上也难以找到先例的以收入为主的增长模式,能否成为韩国经济增长的替代方案,并不确定。巴西卢拉政府于2003年~2010年实施收入补助政策,即“Bolsa Familia”,在某种程度上减少了贫困,取得了年均4.4%的增长。但这并不完全是收入政策的效果,还要看到当时正处于原材料市场的繁荣。2012年之后,巴西的经济增长率变为负增长,所以很难把这一政策看做为可持续的经济模式。

韩国属于对外部环境较为敏感的小规模开放经济体,如果工资上涨优先于赶超技术变化的研发,将在竞争中落伍。首先,1400万亿韩元的家庭负债如果不能好好管理,即使增加收入,消费也将继续停滞。

今天之后,韩国将进入收入为主导的增长这一巨大的试验。今后5年,韩国财政支出将快于经济规模的扩张,即将进入“重负担,重福利”的时代。这条路还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成功走过,政界和政府应该采取灵活的态度。应该给予现有体制适应模式转换的时间,采取对策应对增税和结构调整带来的痛苦的变化,只有这样,才能阻止收入主导的增长变为民粹主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