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contents

THE DONG-A ILBO Logo

军队领导层进行破格人事调整,改革的第一目标是强军,第二目标还是强军

军队领导层进行破格人事调整,改革的第一目标是强军,第二目标还是强军

Posted August. 09, 2017 07:14,   

Updated August. 09, 2017 07:56

한국어

文在寅总统昨天任命空军总参谋长郑景斗为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并更换了7名大将级军队将领。一直是由陆军占据的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的位置,23年来首次内定由空军出身的将领担任,不能不说是破格任命。海军和空军总参谋长出身的将领分别担任国防部长和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这在韩国于1948年建军后69年来还是首次。

在这次人事调整中,一共8名大将中,有5名是非陆军士官学校出身。这被认为是承诺减少陆军兵力和将军数量的文在寅国防改革的信号弹。陆军总参谋长也跳过了陆军士官学校第37期和第38期,直接任命第39期毕业生担任,打破了这期间的惯例。应该说,军队内部有威信的人士,按照其能力均得到了任用。

这期间,我国军队需要应对北韩的核和导弹这一非对称战略,但即使如此,仍未能摆脱以陆军为中心的传统军力结构。陆军和以陆军士官学校为主的组织文化需要大手术。在军队内部也存在不满,因为核心要职都由拥有特定人脉关系的人士左右。否则,也不会出现陆军士官学校出身的私人组织“互认共助会(ALJAHOI)”和德国陆军士官学校研修留学生团体“德士派”了。有苛待公馆兵嫌疑的陆军第二作战司令官朴灿周也是“德士派”线上的人物。如果要实现文在寅政府国防改革的核心目标——“以防御为主的行政军队转变为以进攻为主的战斗军队”,必须首先落实军队文化革新和公正的人事系统。

军队改革的目的第一是强军,第二还是强军。陆军的改革,不能降低军队中有“兄长”之称的陆军的战斗力。在北韩核武装即将实战部署的紧迫情况下,青瓦台国家安保室由外交官和教授阵容出任,现在,军队高层也由海军和空军出身的人士掌握,这是在走韩半岛从未走过的路。在9月的军团级人事调整中,需要补充精通于作战的战斗专家作为参谋长联席会议的干部。

空军出身的郑景斗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内定者,应该以应对未来战争的尖端武器体系为中心来改造军队,应该降低陆海空三军的藩篱,利用民间专家,引进第4次工业革命尖端技术,大幅缩减不必要的将军职位,加强现场战斗功能。在北韩的挑衅不断增加的时期,国民相信的只有我们的军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