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contents

THE DONG-A ILBO Logo

文在寅总统提到的直接民主主义,并不正确而且不符合宪法宗旨

文在寅总统提到的直接民主主义,并不正确而且不符合宪法宗旨

Posted August. 22, 2017 08:20,   

Updated August. 22, 2017 08:55

한국어

文在寅总统前天在国民交接委员会国民报告会上说:“国民要求直接民主主义”,“如今,国民作为主权者,并不满足于平时旁观政治而只在选举的时候行使一票权利的间接民主主义”,“认为间接民主主义的结果导致了我们政治的落后落伍”。他还把政治出现问题时举行烛光集会或通过网络发帖表达政治意愿进行政策建议作为直接民主主义的范例举了出来。

宪法第一条规定:“大韩民国是民主共和国,大韩民国的主权属于国民,所有的权力出自于国民。”虽然如此阐明了国民主权,但行使主权的方式则是通过代议民主主义,采取的是间接民主主义。当然,也有直接民主主义的要素。对于修改宪法或有关国家安危的重大事项进行公投便是代表性的例子。民主主义来自于古代的直接民主主义,即使在国家规模大到了不可能实行直接民主主义的现代社会,对于非常重要的事项,也会直接交给国民决定。但是,文在寅总统提到的烛光集会,是宪法保障的集会自由的权利,和直接民主主义无关。

在委内瑞拉这样的国家,有着通过公投将总统撤职的国民召回制度。如果我们国家也有国民召回制度,对前总统朴槿惠的弹劾进行公投的话,可以确认国民准确的意愿。尽管如此,由于直接民主主义会导致混乱,费用巨大,我们的宪法代之以通过国会和宪法法院履行弹劾程序。朴槿惠前总统的弹劾是根据间接民主主义方式进行的“有秩序的弹劾”。

通过网络发帖来表达政治意愿,在政府网站主页上提出政策建议,也是行使宪法保障的表达自由的权利,同样和直接民主主义无关。可以用卢武铉前总统时期流行的参与民主主义来表述。但是,在确立国家意志的过程中国民进行参与的参与民主主义,和直接决定国家意志的直接民主主义不同。

文在寅总统称之为国民要求的直接民主主义,并不符合本来的概念,并违背了我们宪法的宗旨。我们政治的落后,并不是因为间接民主主义代议制的缘故,而是未能体现其精髓的国会议员以及帝王式的总统。尤其不能表现出轻视作为代议机构的国会的意思。在野党一致对此予以批评不无道理。也许是为了强调和国民的直接沟通而使用的一种表述,但这不能成为“迂回绕过国会”的挡箭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