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contents

THE DONG-A ILBO Logo

《社论》超越军力回收战时作战指挥权,只会重演卢武铉政府的失败

《社论》超越军力回收战时作战指挥权,只会重演卢武铉政府的失败

Posted August. 29, 2017 07:09,   

Updated August. 29, 2017 07:48

한국어

  文在寅总统昨天在听取国防部工作报告时指出,“韩国的国民生产总值(GDP)是北韩的45倍,韩国军队却总认为我们的军力落后于他们,甚至称还没有独立的作战能力,这让人们怎么信赖军队?”他还表示,“北韩提高了不对称军事力量,不禁让人们产生怀疑,我们用那么多钱到底干了什么?投入了巨大的国防开支,却只能依靠(韩美)联合防卫能力,让人感到痛心。”作为军队最高统帅,一方面是在指示追动国防改革,听起来却又像是对军队的严厉批评。

 正如文在寅总统所说,一段时间以来,韩国军队虽然花掉了巨额国防开支,但在应对北韩核武器和导弹的威胁方面却没有应有的战斗力,这是事实。也无法否认,韩国军队相比较于独立的能力而言,确实是在依赖韩美联合防卫体制。文在寅总统指示韩国军队要尽早构建应对北韩核武器和导弹威胁的杀伤链、韩国导弹防御系统、大量报复惩罚系统等所谓的三轴世界的自有应对能力,也是出于这一原因。但是,这种批评和指示听起来像是对上届政府国防改革的否定和批评,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

 文在寅总统在工作报告的开头也吐露过郁闷,“历届政府都在叫喊国防改革,为什么国防改革到现在还没有实现?为什么我们军队迄今还不能行使战时作战指挥权?……”新政府提出的“国防改革2.0”,是在认为卢武铉政府推动的“国防改革2020”在李明博、朴槿惠政府时期遭遇挫折的情况下,朝着恢复三军均衡发展、裁减兵力、收回作战指挥权等原有改革内容的方向发展。尤其是所有改革课题都附属于尽早收回战时作战指挥权上。

 自卢武铉政府以来,还没有一项政策像收回作战指挥权那样引起过巨大争议。卢武铉政府时期,韩美虽然就“2012年4月”这一收回作战指挥权的时间达成了一致,但在李明博时期被推迟到“2015年12月”,在朴槿惠政府时期再次被推迟到“2020年代中期”,而且还是在韩国主导联合防卫、拥有应对北韩核武器和导弹威胁的核心军事能力等前提条件下。这也反过来证明,北韩的不对称能力得到了很大提高,韩国很难拥有相应的应对能力。以韩国的独立能力为基础,越早收回战时作战指挥权越好。但是,这不是急于求成的事情。况且,如果回收作战指挥权成了国防改革的目标,那就难办了。



李哲熙记者 klimt@dong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