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contents

THE DONG-A ILBO Logo

公论化委员长的“公论调查并非万能”

Posted October. 25, 2017 08:00,   

Updated October. 25, 2017 08:22

한국어

担任过新古里核电5号和6号机组公论化委员会委员长的金知衡前大法官,昨天在接受《东亚日报》的采访时表示:“公论调查的社会经济费用相当大。”告诫人们警惕以公论化方式解决社会矛盾的公论万能主义。他强调说:“公论调查是在代议民主主义不能反映国民声音之时作为补充才具有意义”,“如果代议民主主义能够正常运转,没有必要死死抱住公论调查”。

在新古里公论化委员会建议重启核电建设之后,主张以公论调查的方式解决政治社会敏感问题的声音增加。坊间流传,政府和执政党就表示对于使用后的核燃料处理问题和四大江全面复原问题,便可以通过公论调查来解决。文在寅总统昨天在国务会议上也说:“比起让少数专家来决定国家级的矛盾和课题,由市民直接参与到公论过程中来,根据最后得出的社会共识,推进各项政策实施,这是更有价值的事情。”之前,文在寅总统一直强调加强直接民主主义,称“和国民的集团知性站在一起”,他的话让人听起来今后也会继续积极运用公论化模式。

公论调查作为解决尖锐对立的矛盾事项、达成社会妥协的熟议民主主义方式受到人们的称赞。但是,并不是所有的矛盾事项都能够以公论调查的方式解决。仍然有声音指出,尤其是核电等专业性较强的领域,将其交给普通市民去判断是危险的。在此次公论调查中,各自主张重启核电和停止核电的双方都能够接受最后的结果,对于其他问题,如果进行公论,是否出现像这次这样结果则难以保证。公论调查甚至有可能会引发更大的社会矛盾。

就像金知衡前大法官所说的那样,通过公论调查解决矛盾,从反面证明了我们的代议民主主义没有正常运转。让通过国民选举选出的代表负责任地工作,这才是代议民主主义。但是,政府和国会对于政治和社会问题给不出答案,将责任推诿给国民,这和动摇代议民主主义的筋骨没有什么两样。如果这种事情一而再再而三,我们为什么还要选举总统和国会议员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