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contents

THE DONG-A ILBO Logo

烛光集会一周年,清算积弊不应面向过去,而应面向未来

烛光集会一周年,清算积弊不应面向过去,而应面向未来

Posted October. 28, 2017 09:17,   

Updated October. 28, 2017 10:16

한국어

去年的10月29日,聚集在清溪川广场的市民们高声谴责崔顺实干政,呼吁朴槿惠总统下台,这成了每个周末举行烛光集会的始端,最终导致了国会通过弹劾案,宪法法院将朴槿惠罢免,提前举行了总统选举。烛光集会即将迎来一周年,光化门广场今天将举行将纪念集会,汝矣岛还将举行烛光派对,亲朴团体将另外举行太极旗集会,呼吁释放朴槿惠前总统。

由于亲信干政报道触发的烛光集会,随着市民的自发参与,最后带来了政治上的变化。1700万市民各自都怀着匡正我们社会的各种不合理现象和解决各种社会矛盾的热忱参与了烛光集会,梦想构建新的大韩民国的未来。烛光集会之所以成为政治变化的动因,是因为这是彻底的和平集会。虽然有过小小的骚乱,但烛光集会始终和平进行,如同庆典一样。对于这样的“广场民主主义”,全世界都赞誉有加。

在市民高涨的热情中,文在寅政府诞生,不知不觉之间,到下个月10日就6个月了。随着5月9日文在寅在总统选举中获胜,在没有交接委员会的情况下便成立了新政府,将“清算积弊”当作山河再造的最优先课题。虽然新设立的中小风险企业部的部长仍然空缺,组阁尚未完成,但各个部门几乎都成立了各种清算积弊的机构,找出了不少积弊,发表宣言表示要同过去一刀两断。

即使清算积弊加速推进,仍有部分人认为尚未达到预期水准。但是,随着清算积弊的加速,同时也有人担心由于急躁冒进导致脱离轨道。由于将所有的国政课题都归结于积弊清算,社会到处都表示有了疲劳感,反抗阻力也相当大。尤其是随着积弊清算不仅涉及到前总统朴槿惠,而且将李明博政府也牵扯了进来,在野党称之为“政治报复”,矛盾延伸到金大中、卢武铉政权时期,政治界的斗争日益激化。

历届政府在成立之初,都以清算过去来推动改革。清算也一直搞得很热闹。这是因为通过清算进行的改革,不可避免地要翻旧账。文在寅政府也不例外。各个部门进行的积弊清算,仅仅是面向过去,看不到面向未来的东西。政府在强调“没有清算积弊就没有未来”,话虽如此,但积弊应该在朝着未来前行的过程中清算,而不是等着清算完了再向未来出发,不是一个可以两分的过程。

所以,积弊清算现在应该成为着眼于未来的清算。之前的各届政权再清算过去的过程中出现了不少副作用,瞬间失去了动力而不了了之,这是因为仅仅集中于翻旧账上的缘故。清算积弊也不是匆忙进行的事情。对于过去进行定罪,其司法程序有时在一届政府任期内难以完成。为了不再蹈此覆辙,应该对过去6个月的积弊清算过程进行反思,重新检视原则和标准是否正确。

首先,清算的目标不应该是某个人或某种势力,应该是老旧腐败的系统,也就是制度和惯行。尤其是积弊清算不能翻旧账将特定人物和特定势力定罪。虽然政府各个部门公开了过去的积弊,甚至动用检察机关进行调查,但看不到改善制度的方案。应该有纠正过去错误的结构、改变文化和意识的这种结构性、综合性的蓝图。只有这样,才能成为既割去腐肌又不伤新肉的积弊清算。

第二,要彻底依法按照程序进行。不是总统而是总统秘书室长给各个政府部门发送要求成立积弊清算机构的公文,这属于越权行为,使得积弊清算从一开始就让人怀疑。国家情报院改革委员会的民间委员们没有得到接触机密的许可,便可以查看国家情报院内部的机密资料,这种事情不应该有。无视程序将有损积弊清算的正当性,在将来又会成为清算的积弊,如同飞去来器一样。

第三,不能忘记,清算的完成应该是政治的正常化。烛光民心的爆发,是因为政治不见了。总统固执地行使着权力无所不为,国会对此无法牵制,所以民意沸腾。所有积弊清算都要在国会结束。为了检察机构的改革而成立公职人员犯罪调查处,调整检察和警察的调查权,为政治改革而修宪,改革选举制度,等等,都必须在国会通过。超越国会并不是直接民主主义的扩大,应该通过协治实现政治的复原,恢复代议民主主义。

文在寅政府是以烛光精神为基础,将积弊清算作为首要的选举承诺而得以最终成立的。此次积弊清算,绝不能像历届政府清算过去那样,成为短暂的胜者的历史。清算的结果必须成为展现真正的大韩民国的未来的蓝图。大韩民国经历了无数的失败和困境,在70年的过程中书写了民主主义的历史。绝不能让积弊清算再次以失败载入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