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contents

THE DONG-A ILBO Logo

“根据条件移交战时作战指挥权”的韩美认识转变值得欢迎

“根据条件移交战时作战指挥权”的韩美认识转变值得欢迎

Posted October. 30, 2017 07:52,   

Updated October. 30, 2017 08:07

한국어

韩美国防部长在28日举行的韩美年度安保协议会议(SCM)上再次确认了“根据条件早日实现战时作战指挥权移交的原则。该会议是在两国新政府成立后首次举行,双方在共同声明中再次确认了6月份两国首脑达成的协议,即“根据条件,早日实现战时作战指挥权的移交”,并表示为了履行这一协议而共同努力。对于在战时作战指挥权移交之后成成立未来联合军事司令部以代替韩美联合司令部的方案,双方决定予以保留。

在韩美同盟中,没有像战时作战指挥权移交的时间这样,能够在韩国的政权交替或韩半岛安全环境的变化时引发震动。卢武铉政府时期韩美确定的移交时期为2012年4月,到了李明博政府时期推迟到了2015年12月,而在朴槿惠政府时期,实际上变成了无限期延期。此次共同声明虽然反映了文在寅政府“早日移交”的愿望,但“根据条件移交”的原则并没有变化。所谓条件,是指韩国军队拥有了主导联合防卫的核心能力,针对北韩的核和导弹威胁,韩美具有管理韩半岛安全的环境。

韩美两国国防部长在记者招待会上优先强调了“条件”这一战时作战指挥权移交的基础。美国国防部长詹姆斯·麦蒂斯只是说“韩美之间统合程序中共享的内容就是‘根据条件移交战时作战指挥权’,将对韩国达成这一目标予以积极支持”,并没有谈及时期和缓急。宋英武部长进行了说明,称“并不是将时期提前,只是促使条件尽快成熟,是到了时间就会移交的意思”。

据悉,国防部原来打算到明年之前建立韩国军队的自立基础,从明后年开始,未来联合司令部开展韩美联合军演,检测是否具备移交的条件。但是,这一战时作战指挥权移交构想,只能在明年的安保协议会会议上具体化了。所以此次会议上没有认可未来联合司令部组成方案。战时作战指挥权的移交,意味着韩美联合司令部的解散,代替该司令部的未来联合司令部将有韩国军方的大将担任司令官,美军大将担任副司令官,双方对此已有协议,但在目前的情况下,这一构想是否具有可行性,则需要重新研究。

韩美在此次协议会上,将焦点放在了共同应对日益高级化和日益露骨的北韩的核和导弹威胁上,双方实际上同意扩大美军战略资产在韩半岛的部署,实际上将其提高到“常时循环部署”的水平。这正是战时作战指挥权移交条件的核心内容。在大选期间打出“在任期内实现战时作战指挥权移交”口号的文在寅,在今年7月份发表的100大国政课题中,将口号修订为“早日移交”,“早日”是在任期内还是在任期结束后,并不明确,但这意味着认识的转变,即“最重要的是早日具备移交战时作战指挥权的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