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contents

THE DONG-A ILBO Logo

通过国民年金操纵民间企业,岂能不是社会主义?

通过国民年金操纵民间企业,岂能不是社会主义?

Posted November. 28, 2017 08:44,   

Updated November. 28, 2017 09:53

한국어

  负责运作600万亿韩元国民养老资金的国民年金,出现了根据政府方针行使股东权的征兆,人们越来越担心它沦为官治的手段。继本月20日在KB金融控股股东大会上投票赞成劳动理事这一总统竞选公约之后,国民年金还计划在明年1月引进参与企业决议的行使议决权指针——“尽责管理守则”(stewardship code)。在政治的外部压力下,弃置动摇的议事决定结构,推动国民年金扩大议决权,很有可能成为视年金加入者和股东的利益于不顾的迎合政权之举。

   年金基金如果切实履行议决权,将有助于企业提高经营透明度和企业的价值。但是,目前的国民年金支配结构,是有可能被政治理论所左右的脆弱结构。国民年金公团理事长由保健福祉部长官任命,企划财政府每年对国民年金的经营进行评估。在这种结构下,很难让行使议决权把入保人的利益作为最优先考虑事项。基金运用本部从属于福祉部,没有人能够保障投资决定不能从属于政治社会意图的“信认义务”。一直以来,国民年金就存在不能积极行使议决权的根本缺陷。

 在难以担保慎重投资的状况下,如果急于引进“尽责管理守则”,将会根据政府的口味,左右主要企业的经营活动。国民年金拥有275家上市企业的股份,是占据三星电子、浦项制铁等韩国代表性企业最大股东位子的超大级机构投资者。如果各有一两名劳动理事进入民间企业理事会,其他中小规模机关投资者开始跟从属于证券市场大腕的机构投资者的动向,企业将不得不看政府的眼色行事。在这一过程中,曾当过共同民主党国会议员的国民年金理事长金永柱将成为实行“奉命官治”的窗口。

 即便不是这样,实施劳动理事制也是文在寅总统的竞选公约,执政党想制定在公共机关实行劳动理事制的法律。劳动理事制今年从首尔市开始,继公共机关之后,出现了向民间金融机构、民间企业扩散的征兆。如果国民年金通过强大的议决权,把劳动理事植入民间企业并左右其经营,那不是民间企业根据政府命令行动的社会主义,又是什么?

  更何况,用国民年金资金来推动国政课题,是啃食国民养老资金的危险想法。政府为了动用国民年金财源来建立长期租赁住宅、扩大保育设施和疗养事业等,已经在准备相关法案。法律规定,国民年金虽然也可以投资公益事业,但必须是在不会侵害财政稳定的前提条件下。去年国民年金的收益率为4.8%,不及美国加利福尼亚公务员年金和加拿大公用年金的一半。在到2060年基金就要枯竭的状况下,把公益性优先于收益率的投资行为,将遭到2200万年金入保者的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