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contents

THE DONG-A ILBO Logo

生育率在224个国家中排名第219名,国家消失正在到来

生育率在224个国家中排名第219名,国家消失正在到来

Posted December. 04, 2017 08:42,   

Updated December. 04, 2017 08:59

한국어

  美国中央情报局在“世界各国要览”中推测,韩国的合计生育率为1.26人,在224个分析对象国家(地区)中排名第219位。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35个成员国中,韩国也排名最后。合计生育率是一名女性在一生中所生孩子的总数。生育率比韩国还低的国家(地区)有新加坡、澳门、台湾、波多黎各,除了台湾有2300万人口外,其余都是人口不足1000万的小国(地区)。在像个国家的国家中,韩国实际上是最后一名。

 生育率如此之低,而韩国还能支撑,主要原因是在全体人口中有生育可能的人口占比例较高这一人口红利。但是从2017年也就是今年起,人口红利窗口期即将结束,开始进入人口悬崖。由于从去年12月起到今年9月的10个月中连续出现两位数的新生儿减少率,今年韩国新生儿首次肯定低于40万名。自2002年新生儿(49.2万名)跌至50万名以下后,时隔15年再次突破了40万名的堤防。

 育儿基础设施不足的地方上,情况正在越来越糟。全国81个郡中,去年新生儿不到300名的郡多达52个。庆尚南道的南海郡,新生儿为140名,而死亡者却有722名。低生育率已经到了威胁地方自治政府存在的水平。牛津大学戴维·科尔曼教授在2006年就把韩国列为“头一号因人口减少而从地球上消失的国家”。如果这种趋势持续下去,韩国确确实实像科尔曼教授所预言的那样消亡,也只是时间问题。

 低生育率的警告已非一天两天了。韩国早在2001年就已被列入合计生育率低于1.3%的超低生育率国家。政府从2006年起根据“低生育高龄社会基本计划”投入了124万亿韩元这一不小的预算。但形势如此恶化,意味着这部门、那部门、各地方自治政府像开百货店式推出的低生育率政策根本没有效果。年轻夫妇决心生育和扶养一个孩子,绝不仅仅取决于就业与住宅条件,发挥作用的,是工作与家庭对立的环境、男女分担育儿观念的形成、竞争性教育环境和期待安全社会等复杂原因。

 想要解决这一问题,首先必须以长远眼光制订政策,一贯性地推行,给国民带来信任。没有人会因为发放生育支援金等几块钱现金的一次性应对而去生孩子。又有几对夫妇,会因为从明年7月起有5岁以下孩子的家庭可以拿到10万韩元儿童补贴,而去生孩子?政府要把所有政策的优先顺序放在提高生育率上,把分散于各部门、各地方自治团体的低生育对策统合起来,推出有实效的政策。北韩核武器没来,国家就因人口减少而消失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