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contents

THE DONG-A ILBO Logo

执政党的改宪方案 未能抠掉“自由”又塞进“烛火”

执政党的改宪方案 未能抠掉“自由”又塞进“烛火”

Posted February. 03, 2018 08:07   

Updated February. 03, 2018 08:07

한국어

  共同民主党前天和昨天召开全体议员大会,在党内通过了实际上把总统四年任期终任制作为新权力结构的改宪方案。虽然民主党对外宣布,这是以总统制为根本、加强分权和协治的方案,但在全体议员大会上,四年终任制是主要内容。会议决定,把釜马抗争、5·18光州民主化运动、6月抗争、烛火市民革命等,全部写入宪法的前文。包括把经济民主化的条款从原来的建议条款变成强制条款等,新方案还包括了许多加强经济介入的条款。

在民主党塞进宪法前文的诸多历史事件中,国会改宪咨询委员会毫无分歧地提出的,只有6月抗争一桩。尽管咨询委员会被称为有着许多非专家和偏向执政党的人士,但结果仍然如此。烛光示威不过是一年多前的事情,太过接近现在,还没有作出历史评价,咨询委员会中赞成写进宪法的只有区区少数。与釜马抗争时间上相近的5·18光州民主化运动,是在尝试令人难以接受的地区均衡,这在咨询委员会里也引起了争议。

 民主党把宪法正文中被称为经济民主化条款的第119条第2款的内容,由“国家……为实现经济民主化,可以对经济进行管制和调整。”改为“国家……为实现经济民主化,对经济进行管制和调整。”新方案还加强了土地公有概念,明确了为防止土地投机、公共住宅供应、公正租赁合同等详细的义务。宪法属于最高法律,应该为国家根据经济条件选择性地进行管制和调整留有充分的余地。如果把它义务化,则会侵害市场经济的根本。

 民主党一度宣布把第4条的“立足于自由民主的基本秩序的和平统一政策”改为“立足于民主的基本秩序的和平统一政策”,后来又撤销了这一内容,引起了骚动。宪法法院和大法院对自由民主的基本秩序的解释,包括了自由民主主义和社会民主主义。但是,为了把宪法允许的社会民主主义与全体主义的共产主义、社会主义、人民民主主义相区分,必须加上自由两字。

 改宪的目的,必须以修正1987年制订的现行宪法中被认为是最大弊端的帝王式总统制为目标。民主党所希望的总统四年终任制,虽然其本身并不是帝王式总统制的延长,但人们担心,如果没有充分实现总统权力的分散,总统的权力反而会比现在更为加强,这违反了改宪的宗旨。

 但是,民主党作为执政党推出改宪方案,是有助于推进改宪讨论的。自由民主党虽然反对在6月地方选区时举行关于改宪的全民公投,但并不反对改宪本身。那么,就不应只是批评民主党的改宪方案,而应该拿出自己的改宪方案来。对于改宪时间的讨论,倒在其次。如果在野党把改宪时间作为问题,而执政党则想一次性修改过多的内容,人们势必会认为,朝野政党都只是在嘴上喊着要改宪,实际上并没有改宪的意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