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contents

THE DONG-A ILBO Logo

放火州官不让百姓点灯,用惯例来维护金起式是“新积弊”

放火州官不让百姓点灯,用惯例来维护金起式是“新积弊”

Posted April. 12, 2018 08:27   

Updated April. 12, 2018 08:27

한국어

围绕金融监督院院长金起式的各种疑团,连日来像地瓜秧一样牵扯不断。金起式在距离第19届国会任期即将结束还有十天的2016年5月20日起,在8天时间里使用政治赞助款中的1300多万韩元巡访欧洲。同一时间,他还向共同民主党议员的团体“更好的未来”捐赠了5000万韩元赞助。后来,他又担任这团体的智囊机构“更未来研究所”的所长。这相当于是自己损捐给自己的“自助捐款”。实际上,金起式在任议员期间的存款增加了4.15亿韩元,这也被推到了风口浪尖。这一金额,要把四年的拔款分文不动地存起来才能达到。

金起式在第19届国会的最后一年2016年1月1日起,到结束任期的5月30日,共花费了3.6849亿韩元政治赞助费。相当于平均每个月花掉7000万韩元。特别是从在第20届国会选举的推荐中落败后到结束任期之前的两个月里,包括“自助捐赠”的5000万韩元、发给助理的退休金2200万韩元、给同事议员的赞助费1800万韩元,以及向包括由总统政策室长张夏成担任理事长的经济改革研究所在内的团体提供7000万韩元的团体赞助或研究赞助等,共花费了1.6亿多韩元。其中大部分本应动用个人的钱。现行法律规定,议员在自己的任期届满时,应该把自己收到的政治资金返还所属政党或国库。为了逃避返还资金,他就如流水般花掉赞助费,最后返还的赞助费还不到400万韩元,因此有人说他是在“清仓处理”。

金起式对待世人和对待自己的尺度太不一致。他正在享受自认是最大积弊的“既得权”。尽管如此,他总是一心想着当法官。他对同事议员强调要透明使用政治资金,自己却像花自己口袋里的钱一样使用赞助费。他在主导制定一名《金英兰法》(关于禁止不正当请托和金钱的法律)的法律后,使用被监督机构的预算去海外出差。这不禁让人觉得,金起式不但没有把20年市民团体的活动视为道德武装的镜子,反而当作了政治资本。

在这种情况下,青瓦台和执政党还认为这是在野党的政治攻击,极力维护金起式。青瓦台昨天也驳回了解除金起式职务的要求,声称“没有变化”。执政党代表秋美爱表示,“在野党以前把修改广播法作为借口,现在又极力扩大金(起式)院长的疑惑,”将其贬低为政治斗争。但是,现政府自己也曾表示,为了清除积弊,要纠正不公正、不正义的惯例。不但不能把金起式的行为模范地看成是政治惯例,而且称其为惯例予以维护,才是“新积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