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to contents

THE DONG-A ILBO Logo

现代汽车也成了“贪婪埃利奥特”的食物,迫切需要经营权保护法

现代汽车也成了“贪婪埃利奥特”的食物,迫切需要经营权保护法

Posted April. 25, 2018 07:32   

Updated April. 25, 2018 07:32

한국어

美国对冲基金埃利奥特23日要求现代汽车集团“合并现代汽车和摩比斯成立控股公司”。埃利奥特还要求现代汽车销毁所有自有股票,对净收益的40~50%进行分红,并新增3名外部董事。埃利奥特本月初声称拥有现代汽车集团旗下公司1万亿韩元的股票,要求调整支配结构,现在正式开始干涉经营。

对于现代汽车而言,很难接受埃利奥特的要求,改变原有的计划和方向,把现代摩比斯变成现代汽车的支配公司、停止循环出资。埃利奥特仅仅持有主要旗下公司1.5%的股份,想要通过股东大会达成自己的主张,同样也不容易。尽管如此,埃利奥特公开提出上述要求,可以解读为想纠集其他股东向现代汽车经营团队施压的手段。提出改变支配结构的话题,要想以此抬高现代汽车的股价,流露了“贪欲资本”的本色。

埃利奥特曾在2015年反对三星物产和第一毛织合并,试图动摇其经营权。当时,三星说服了个人股东,得到了国民年金的支持,挫败了埃利奥特要求特别分红的攻击。不仅仅是埃利奥特。主权基金、赫尔默斯基金和企业狙击者卡尔·伊坎等也曾威胁SK和三星、KT&T等的经营权,在抬高股价后捞走一票。尤其是,他们通过事先买进存在经营权继承等问题的企业的股票,用囤积的方式行使影响力。

在这些丝毫不关心企业前途、只想着捞一票走人的“吃货”面前,我们的企业束手无策,只能吃亏,这是因为没有保护经营权的装置。美国、欧洲、日本等地,都制定了级差表决权((赋予特定股票更多表决权)的经营权保护制度,以防止恶意并购。被喻为吃动物尸体的秃鹫的“秃鹫基金”的对冲基金,当然是把韩国企业当作轻松吃到的食物。

但是,政府和执政党推进立法的商法修改案中,不仅没有上述装置,反而包括了多重代表诉讼制、集中投票制等导致外部势力能轻松攻击经营权的毒素条款。虽然名义上是为了防止大股东专制,但在大企业自行改善支配结构的情况下,究竟有没有理由一定要用法律来强制执行,这是个疑问。没有稳定的经营和投资,只忙于防御经营权的企业,难以实现企业的增长。本末倒置的企业政策和制度,只会导致产业生态系统的荒废化。